第十七章 第二期 大机长激动了

  大侦探之娱乐天王最新章节
  ;;;;欧乘务笑着从脖子上把丝巾解了下来,递给了撒侦探。
  ;;;;撒侦探检查了一下,又说,“可以把你的领子最上面那个扣子解开吗,我看一下是不是有伤!”撒侦探一本正经的说道。
  ;;;;欧乘务也是拿他没办法,只能解开第一个扣子,露出了白天鹅般美丽的颈部,撒侦探咽了下口水,然后说道,“对不起,冒犯了!也是为了查案,多多原谅啊!”
  ;;;;欧乘务一个白眼翻了过来。
  ;;;;“好的,叫大机长进来吧,谢谢!”撒侦探也是赶紧认怂。
  ;;;;欧乘务出来之后叫大机长进去,然后就找到石扶苏,“弟弟,你怎么会知道我被甄副驾侵犯的事情呢?”
  ;;;;“我是看了你的手机,才知道的,大机长也收到了一条说你被侵犯的短信。”石扶苏说道。
  ;;;;大机长一进会议室,撒侦探开门见山,“你被怀疑的程度很大,你中间跟他见了面,聊了天,吵了架,大家弄得不欢而散。”
  ;;;;“因为他之前,让我打钱,一次次的打,后来最近的一次他要一百万,我已经倾家荡产给了,没法管我要钱,他现在就给我要这个机长的身份。”
  ;;;;“你也够有钱的了,我觉得,这么多年了。”撒侦探笑着说。
  ;;;;“是啊,这么多年了,我也是慢慢攒啊。”
  ;;;;“你把这一百万给了他,你怎么活啊?”
  ;;;;“我再看吧,你看我这么多年当机长,就是靠去外国倒一些烟,给卖出去之后,才挣得这些钱,就弄一些代购这些东西,”说着说着大机长自己都乐了。
  ;;;;撒侦探已经笑的快不行了,“原来你的土特产也是代购的啊!”
  ;;;;“对,从各地代购一些,什么法国的鞋垫啊,英国的皮搂,就是这样而已,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他了。”
  ;;;;“所以在你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他的时候你就杀了他!”撒侦探笑里藏刀,“你觉得这是个无底洞,你觉得以后他会继续纠缠你,所以你就杀了他,一了百了,对不对?他已经把你逼到绝路上了!”撒侦探火力全开,“钱,钱给你要光了,现在还要你的位置,要了位置之后还要你的女儿(欧乘务和石空少是大机长的养女和养子),你会怎么办?”
  ;;;;说的大机长汗都出来了,“我可能会和他同归于尽,人都是这样嘛,”大机长说着就把袖子撸了起来,“不能他老给你大嘴巴,你不还手对不对,你说的我都有点激动了,”大机长笑着又把袖子放了下去,“对,再壮的汉子也架不住三泡稀!”急的大机长开始胡说八道了。
  ;;;;“我都不知道机长还会这么多俗语呢!”撒侦探笑得已经快不行了,“机长很接地气啊!”
  ;;;;“就是这意思,我还不至于要杀他,你明白把,他逼急了,我也会这么做,但绝对不是现在,因为我觉得我现在还有和他商量的余地,我还有斗争的这个余地。”
  ;;;;“嗯,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让何见习进来一下,谢谢。”撒侦探快被大机长给逗死了。
  ;;;;“我们刚才在外面聊了很久,真的什么也找不到了。”何见习进来之后笑着说。
  ;;;;“可是我觉得很像你!”撒侦探单刀直入。
  ;;;;何见习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为什么呢,现在有什么线索指向我吗?”
  ;;;;其实撒侦探就是诈一下,但是从何见习的反应,撒侦探感觉好像有点东西。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证据,你的参与度太小了。”撒侦探以退为进,看看何见习怎么说。
  ;;;;“你说我跟这个案子,我现在跟所有的线都有关系,我是最有嫌疑的嫌疑人。”何见习也不上当,先说自己有嫌疑。
  ;;;;撒侦探一看何见习也不上套,就继续说,“不不不,第一,你跟钱没有关系,第二,你跟欧乘务受侵害这个事有关系,但是不构成杀机,但是!”撒侦探顿了一下。
  ;;;;何见习接上了,“最不可能的也许就是最有可能的,是吧!”
  ;;;;“你为什么要录他的音?你为什么会跟着他录他的音?你为什么会一直跟着他?你想干什么?”撒侦探连续追问。
  ;;;;“我没有一直跟着他啊!”何见习有点慌了。
  ;;;;“你那上面可是录了好几段,你那可不是一次录的!”撒侦探图穷匕见。
  ;;;;“但是都是跟女人的事,我其实很简单,我就是想让鬼空姐知道他的真面目,她现在都流产了,她还要跟他结婚。”
  ;;;;“你知道她怎么流产的吗?”撒侦探又问道。
  ;;;;“就给她吃那个药嘛。”
  ;;;;“你是今天知道的,还是早就知道了。”
  ;;;;“今天才知道的。”何见习否认,“我是今天没有去过现场,现在可能去过现场的就两个人,一个是石空少,他袖子上的咖啡渍,另外一个是鬼空姐,她有一个湿的丝巾,这个很可疑,可能是当时有咖啡溅到上面,她把丝巾给洗了也说不定,我觉得现在如果按照已有的证据来说,他们两个是最可疑的,我们现在也没有别的证据,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按现在有的证据来确定凶手。”何见习的逻辑还是很厉害的。
  ;;;;“行,你帮我叫石空少进来,谢谢!”撒侦探若有所思。
  ;;;;“你袖子上的咖啡渍怎么解释?”撒侦探直接就问最关键的问题。
  ;;;;“我不是在咖啡店遇见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吗,我想引起他的注意,所以我就故意去撞那个女生,然后不小心洒在身上,然后我帮她擦一下,接着两个人聊天,这都是何见习教我的,就是他教我的抽烟喝酒烫头,怎么泡妞!”石扶苏老老实实的回答。
  ;;;;撒侦探实力吐槽,“撞咖啡这招是三十年前的招式了,来,我教你一些最近的,哈哈!”撒侦探开始不正经起来。
  ;;;;撒侦探也没什么可问的了,然后两个人出来,大家聚在一起,撒侦探说,“死者的领带不见了,脖子上的伤痕,凶器一定是一个绳索类的东西,究竟是大机长杯子里的领带,还是鬼空姐湿了的丝巾,还是无法判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