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花好月圆

  到了晚上,朱富贵和刘福终于回到了朱家。
  朱红王左棠梨三人听了飓风鸟的动静赶紧跑到门口。
  棠梨看见从飓风鸟上下来,且重新焕发生机的刘福,所有之前压制的担心在这一刻都爆发开来,棠梨泪如泉涌,直接扑向刘福:“爹爹!”
  刘福赶紧扶住棠梨:“梨儿乖,别哭了哈,爹爹没事了。”
  “呜呜呜呜。”
  刘福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紧紧抱着棠梨,让她感受自己的存在和温暖。
  朱富贵看了也想找人抱一下,于是张开双手笑着走向朱红:“红儿,我们也抱一下吧。”
  朱红翻了个白眼,无情说道:“父亲,女儿长大了,不需要了。”
  朱富贵一听,双手僵在空中,表情看起来很是失落:“唉,女大不中留啊,看来得赶紧找个人把你嫁出去了,要不然整天就知道在家气你的老父亲。”
  “哼,你若不想我呆在家,我明天就去加入万雷山紫霄军,几年不回来,这样你高兴了吧?”
  朱富贵一听就急了,走到朱红旁边搂住朱红肩膀,用讨好的语气说道:“哎哟红儿,爹爹错了,爹爹怎么忍心让你嫁人呢?你想在家待多久就待多久哈。”
  “把手松开,这大门口的,你不要面子我还要呢。”
  “咳咳。”
  朱富贵一时觉得有些尴尬,于是松开了手,咳嗽了几下,看向抱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棠梨的刘福,严肃说道:“那边的一老一小,别在大门口抱了,让人当戏看了嘿。”
  “是,老爷。”
  刘福松开了棠梨,棠梨也不大哭了。刘福帮棠梨擦了擦眼泪,牵着棠梨就往门内走了。
  就这样,刘福牵着棠梨,朱富贵拉着朱红和王右的手,走进了家。
  ……
  百里清霜吹不散,花好月圆念旧人。
  王右看过这般家人团聚的场面后,对已逝去三年的父母更是想念,一时悲从中来不能自己。于是独自一人翻到屋顶,呆呆地看着天空的圆月。
  “娘亲,父亲,我真没用,一年了,道韵阵法我还是领悟不出来,境界更是还只停留在四印境界,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九印,都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为你们报仇。”
  王右努力让自己不哭出声,但眼泪依旧哒哒地往下掉。
  突然王右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抱住了自己:“我们的小男子汉,可终于学会哭了呢。”
  “红姐……”
  朱红只在王左刚来朱家的时候看见他哭过,之后的时间里,不管修炼多苦多累,都不曾见他哭过的,在王左王右的这个年纪里,就没了眼泪,是多么让人心痛啊。
  “哭吧。放出来哭,别憋着。”
  于是王右在朱红怀里大哭了起来。
  哭了好一会,王右才从朱红怀里起来。
  王右仔仔细细地把脸上的泪痕擦干,吸了一下鼻涕,不好意思地说道:
  “红姐,让你看笑话了。”
  朱红摇摇头,微笑道:“我很开心,你会在我面前哭,说明你是真的把我当成可以依靠的家人了。以后要是有什么不开心,记得和我说,不要憋在心里,会憋出病的。”
  “知道了红姐。”
  “不过呢,哭过了就要重新振作起来啊!记得明天还要继续修炼啊。”
  王右重重地点了点头,目光重新变得锐利起来:“嗯,我会的,时间还没到,我还有机会,不到最后一刻,就不能放弃。”
  王右说完看着月光照耀下明媚动人的朱红,又问了一个他很想问的问题:“红姐,你是不是为了能够和我一起参加天下群英会,所以一直没有提升境界。”
  朱红眼神闪烁了下,倔强地盯着王右眼睛看:“没有啊,这提升境界这种事,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可能我前面升太快了,境界虚浮,所以这次就升得慢了些……”
  三年了,朱红依旧是七印境界。据王右所知,许多与朱红齐名的天才都已经到达八印了,只有朱红还停留在七印……
  王右握紧了拳头:“我真没用,红姐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可我连道韵阵法都悟不出来。”
  朱红伸出手摸了摸王右的头:“时间还没到呢,你怎么知道你悟不出来?而且你又怎么知道姐姐不是为了自己?毕竟那可是一定能到达九印极境的机会啊。许多天才,即使到了九印,也没几个能到达极境的,所以呢,姐姐不提升境界也是为了这个机会,你不用有那么多的压力,辛竹先生不是教过你了吗?越急越悟不出来,所以,尽人事,听天命。和以前一样好好修炼就好了。”
  “那有几成是为了我呢?”
  王右心情好了许多,开始和朱红打趣。
  朱红撞着思考的样子,皱了皱鼻子:“一成,不,半成,不能再多了。”
  王右故作失落:“啊,我好伤心啊。”
  朱红看着王左那故作失落的样子,邪魅一笑:“好啊,调戏起姐姐来了,你许久没练武了吧,走,我们看看你退到何种地步了。”
  王右当即苦着脸说道:“红姐,我错了……”
  朱红当作没听见,直接拉着王右跳下屋檐,往擂台去了。
  “红姐,我错了……”
  王右的声音渐渐远去了。
  ……
  朱府地下空间。
  明亮的灯光下有四人凛然而立,站在中央的圆柱四周,其中三人带着黑色面具,分别是蛇形、虫形和鼠形面具,唯一没带面具的就是刘福了。
  戴面具的三人皆一动不动地盯着刘福看,气氛有些凝重。
  突然,刘福摘下了手上的戒指,放在了圆柱上:“诸位头领,我违背了影卫的规矩,泄露了赤血丹的丹方,按门规当死,但当务之急,应是重新选出一名影主,不知三位头领有何想法。”
  “就这事?”蛇卫头领率先出声,是个悦耳的女声。
  “我可没兴趣当影主,平日就够忙的了,现在可没空去管这些粗人。影主还有其他事吗?没事的话我先回去裁衣了,还有十几单没做呢,忙死了!”
  然后是虫卫头领:“活着就好,况且是主上想要的,你要是不给,天顶阁怕是会把我们连锅端咯。至于影主,这偌大的影卫,除了你,谁还有这个实力当影主呢?历代影主,可真没几个杀过八印印阵师的。你,当之无愧。”
  至于鼠卫头领,从一开始就心不在焉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鼠?到你了!”
  虫卫头领大喝了一声,将鼠卫头领思绪拉了回来。
  “嗯?哦哦哦。不好意思啊,我在想明天的新菜。至于影主,我不想当,实在是没空啊,等下完了我还要赶紧去看一下明天的食材呢,不好好把关的话,寰宇楼天下第一楼的招牌就要砸我手里了。”
  刘福无奈,又说道:“那新影主的事先放一旁吧,我们说说我违背门规的事吧。我做的事,按门规当斩,可我还不想死,我还想陪着梨儿,所以,能不能等我将我一身本领教给梨儿后,再由你们执行门规。”
  虫卫头领听了这话,暗暗握紧拳头,很是生气:“你刚死里逃生,就想着要去死的事?你是不是傻?什么门规不门规的,我告诉你!没人记得这条门规,只有你还死死地惦记着!”
  鼠卫头领应和道:“对啊,有这条门规吗?妹子,有吗?”
  蛇卫头领不耐烦地摇摇头:“没听说过,你叫我们来就这破事?那我先走了,你们聊吧,我回去裁衣了。”
  蛇卫头领说完就直接走到石壁前,按了几下,出现一个黑门,走进去不见了。
  “算算时间货商也该到了,那我先回去点货了。”
  鼠卫头领见蛇卫头领走了,于是对刘福点点头,自己也开了个门走了。
  诺大的空间只剩下惊愕的刘福和恨铁不成钢的虫卫头领。
  “小黎,你别怪他们,他们不太会说话。他们也是不希望你死,让你活着就是我们最大的规矩了。现在你好好地站在我们面前,我们别提多高兴了。至于那门规,有用的我们就守着,没用的,我们理它做甚,一百多年的规矩了,该改改了。”
  刘福刚开口想要说些什么,鼠卫头领又说:“就这样吧,你别把规矩放心里,好好陪着梨儿。我也还有事,先走了。”
  鼠卫头领说完也走了。
  刘福呆在原地,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眼睛慢慢泛红,随后对着三位头领走去的方向,郑重行了一礼:“多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