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城外

  翌日。
  天还没有完全亮,范宛睁开眼发现自己又在榻上,而太子他们都在打地铺,不由得想起之前在太傅府的时候,看来那不是自己梦游,看了一圈,杨群似乎已经起来了,太子爷也不在,只有萧敛和卫驰明二人板正的闭着眼睛。
  范宛穿好衣衫和靴子,正要去洗漱,卫驰明和萧敛也起来了,二人迷迷糊糊问:“什么时辰了?”
  闻言,范宛就说:“差不多卯时吧。”
  听到范宛的声音,两人瞬间清醒了,看他们模样,还以为自己在自家吧。
  “小师弟?”
  范宛说:“殿下和杨群都起了,我也起了。”
  两人哦了声,然后又倒下了。
  范宛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然后就看到杨群和太子并肩立在房檐下,似乎在说什么话,离的远,范宛也听不到,就走了过去:“怎么了?”
  两人看起来有事的样子。
  萧燃和杨群转过身看向范宛,萧燃说:“没什么,脑袋还有没有不舒服?”
  范宛抬手覆了一下额头,说:“没有了,殿下,是你把我放去榻上的吗?”
  萧燃沉吟片刻,才答:“嗯,怎么了?”
  范宛便也站到了房檐下说:“哦,没什么,就是我还以为自己梦游了,多谢殿下了。”
  萧燃一脸认真的看着范宛说:“最近但凡什么人给你桃你都要小心留意知道吗?说不定其中就有采花大盗,可能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杨群就是采花大盗假扮的。”
  范宛嘴角抽了一下,杨群面无表情的看着萧燃。
  “你怎么不说话?”萧燃问范宛。
  范宛道:“殿下,不用这样,也没有什么人会随便给人桃吧,若是这样,那倒是有可能是采花大盗。”
  萧燃摇头如拨浪鼓说:“不!说不定就有人随便给人桃,就是采花大盗安排的!你一定要听我们的话,知道吗?若是我们之中有人突然给你桃,或者举止奇怪,你一定要警惕!一定要远离!明白了吗?”
  范宛哭笑不得,然后点头说:“好。”
  萧燃这才放心,说:“去洗漱吧,等会儿吃饭。”
  范宛应声,然后就走了。
  杨群看着范宛离开的背影,萧燃也看着范宛离开的背影说:“你是不是真的杨群?”
  “太子爷。”杨群说:“我要不是杨群,范宛已经不在这儿了。”
  萧燃沉默片刻,说:“你是不是喜欢他?”
  杨群:“谁?”
  萧燃:“他。”
  杨群:“我不知道太子爷说的是谁。”
  萧燃就凑近杨群,小声说:“范宛。”
  杨群摇头道:“不是。”
  萧燃怀疑的看了一眼杨群,然后说:“你肯让杨德保护他,还让他留在丞相府,是为了什么?”
  杨群负手离开说:“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
  听此,萧燃盯着杨群离开的背影,然后没有说什么。
  吃饭的时候,卫驰明说:“小师弟,我们还用去大理寺一趟吗?”
  范宛点头说:“去。”
  大理寺让她带着苏静安和张涯去溜达,那还是要带着他们俩的,等去问完了有关采花大盗的事情,再带着张涯和苏静安去溜达吧。
  萧敛问:“太子爷,邓贤什么时候过来?”
  萧燃说:“吃完饭。”
  卫驰明道:“吃完饭?那邓贤过来了,你还要吩咐他去刑部,去了刑部然后再回来,这一来一回,要不少时间吧,这些时间,我们去哪儿?”
  萧燃说:“邓贤过来的时候,会直接带着从刑部带出来的消息。”
  闻言,卫驰明说:“啊?真的?邓贤昨天没有在啊,他怎么知道我们要让他去做什么?”
  杨群这时说:“昨夜杨德去找邓贤说了。”
  原来是这样,卫驰明就说:“那好!”
  等他们吃完饭,邓贤果然就来了,行了礼,就将卷在袖中的书信拿了出来,恭敬的递给了萧燃,萧燃接过,看了一眼,然后就记住了上面的内容,接着就递给了范宛,范宛看着,卫驰明和萧敛还有杨群就站到了范宛身后,卫驰明看着书信上的内容,说:“城北柳巷薛家小子薛书,京城大街张记桂花糕张家小女张香儿,长安巷南郡太守刘府六子刘鹤,城外魏家村里正四子魏子佑,就是这四个?”
  “真的只有这四个吗?会不会还有没有报去府衙的?”萧敛说。
  邓贤这时道:“卫少爷,就是这四个,至于世子爷说的奴才也不知道。”
  杨群道:“采花大盗已经在京城传的沸沸扬扬,所以百姓都知道采花大盗抓女子会留下一枝花,抓男子会留下一个桃,没有报去府衙的可能不大,所以目前来看,可能就只有这四个人。”
  萧燃说:“杨群说的对,我们去问问吧。”
  范宛应声:“好。”
  离开丞相府的时候,所有人顿住脚步看向卫驰明,此刻,卫驰明正拿了一个桃。
  萧燃护着范宛。
  萧敛警惕的看着卫驰明。
  卫驰明一脸莫名其妙道:“你们怎么这样看着我?”
  范宛和杨群最淡定,因为他俩都知道今天下人送了桃和苹果等水果去。
  萧燃看着卫驰明,说:“你是什么人?”
  卫驰明:“啊?”
  萧敛:“快说!你三岁的时候都发生过什么事!”
  范宛无奈的看着他们,说:“咱们还是不要这样为好,现在并不知道采花大盗到底会不会易容,万一不会易容,我们这样何必。”
  萧燃和萧敛却不以为然:“你都说了只是万一,那还有万一采花大盗会易容呢,正因为我们不知道采花大盗到底会什么,所以才要更加警惕!”
  卫驰明都惊呆了:“不是吧!你们怀疑我是采花大盗!”
  萧敛:“不是!我们怀疑你是采花大盗假扮的!说!你把卫驰明抓到哪里去了!”
  卫驰明看看桃,又看看范宛萧敛和萧燃,然后无语的扔了桃,说:“你们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咱们几个谁几岁才不了裤子的我可知道啊,真的要这样说出来?”
  萧敛闻言,顿时说:“太子爷,我觉得他就是卫驰明,绝对不是什么采花大盗。”
  范宛:“······”
  卫驰明又威胁的看向萧燃,萧燃说:“好了,走吧。”
  几个人继续走,萧燃说:“我有一个计划,可以试试,不知道可不可行。”
  杨群问:“什么计划?”
  萧燃说:“让邓贤用朱砂在脸上点一下,然后扮成少年,在京城大街转悠,采花大盗若是抓了邓贤,邓贤就能反把采花大盗给抓了。”
  听此,杨群说:“你这般说,还不如让杨德去扮。”
  萧燃:“杨德比邓贤大了几岁,你确定可以?”
  杨德说:“尽管杨德比邓贤大了几岁,但是邓贤有白发,杨德没有。”
  卫驰明听了就说:“少年有白发的也不少啊。”
  萧燃点头。
  杨德和邓贤也都听到了他们的话,但是都没有什么说什么。
  萧敛说:“试试也不是不行。”
  范宛觉得若是自己武功很高,那就不用别人帮自己了,邓贤和杨德确实都很厉害,但是不知道和采花大盗比的话,谁更厉害,若是采花大盗更厉害,范宛觉得不该让他们去冒险:“殿下,我觉得先别这样,先了解一下采花大盗比较好。”
  卫驰明搭着范宛的肩说:“小师弟,你不用担心他们俩,他们俩都很厉害,你太小看他们了,不过我们也确实不了解采花大盗,那可以让邓贤去扮少年,然后杨德在暗地里跟着。”
  萧燃挺了卫驰明的话,把卫驰明的手拎开说:“好!这个办法好!现在就去试吧。”
  萧敛却说:“可是若是这样的话,那万一采花大盗其实就在附近看着我们怎么办?邓贤和杨德都走了,万一出什么事,范宛被抓走了怎么办?”
  范宛听着他们的话,就说:“不用担心我,我会一直跟着你们。”
  萧燃抓着范宛,说:“你抓着老子的手,什么时候都别放开。”
  范宛:“······”
  卫驰明也抓住范宛的手说:“小师弟,你也抓着我的手,别放开。”
  范宛对他们就很无奈:“我们这样走出去,别人要用看傻子的眼神看我们的。”
  萧燃浑不在意:“让他们看。”
  卫驰明:“就是!”
  萧敛:“那我也要抓。”
  杨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吧。”
  两人也抓着范宛的手腕,杨群站在萧燃面前,萧敛站在卫驰明面前,范宛默默拽回自己的手,然后走了。
  四个人:“······”
  卫驰明:“小师弟由我和太子爷两个人就行,你们凑什么热闹,小师弟!你等等师兄!”
  萧敛正要说话,然后几人就看到了老丞相,丞相看到他们几个人,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赶忙对萧燃行礼:“太子殿下什么时候来的下官府中······。”
  不等老丞相把话说话,萧燃就说:“本宫就随便来来。”
  杨群看着丞相:“祖父。”
  范宛也行了一礼。
  卫驰明和萧敛看到杨丞相,就已经闪去丞相府外等范宛他们了。
  杨丞相闻言,还没有说什么,就看到太子已经拉着范宛和杨群往丞相府外跑了,不由摇了摇头,然后去上朝了。
  范宛昨天本想去见杨丞相的,不然太过失礼,但是她还没有去见,就昏倒了,等再醒,才知道已经子时,那时候又不便,而今早又因为只想着采花大盗而给忘记了,本还想再说什么,就被太子拉着冲向了丞相府外,看来只能下回再登门拜访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