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不堪入耳

  也只有那些对自己不屑不肯冒险的村民了。
  之前自己愿意动员的时候你不屑一顾,现在又眼巴巴的求上门来了?
  村长叹了口气,道:“这事我没答应他们,毕竟这是你发现的方法,怎么也得让你首肯才是。”
  “他们都是些粗鄙的庄稼汉子,之前说的话有些难听,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你们几个,还不跟小允道歉?”
  几个汉子面面相觑了一眼,中气不足的说了对不住,面色上都有些羞愧。
  楚歆允听出了村长语气中的意思,估计是怕自己不肯教所以先发制人率先道款,自己若是拉不下面子自然会选择原谅....
  可楚歆允心里却是犹豫的,自从今日了前段时间的事情她的思想就有了改变。
  自己心好教了他们,可万一后面他们又以德报怨呢?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门口忽的跑来一个青年,还没进院子便大声嚷嚷道:“村长!不好了,出人命啦!!”
  村长一听猛的站了起来,那青年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气息都没喘匀就说:“村长,您救救命啊!小梨村出事了!”
  村长认识这个青年,见他神色着急便知道定是出什么问题了,当即便道:“既然事情紧急,那我们边走边说,大虎,去王大婶家借马车!”
  “哎!”
  说完他们便急匆匆的离开了,其他村民见状没了主事的也只得恢恢然的走了。
  楚歆允从村长家出来后心中便有些感叹,若是自己能将这插秧法散布到全国就好了,那到时候就能减少很多因庄稼收成不好而闹出来的饥荒事件了。
  她虽然是个小人物,但却有个大大的梦想,那就是希望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
  吃晚膳的时候她开玩笑似的将自己这个想法说给了肖杀听,她觉得自己有时候很心狠,但有时侯却又很心善,倒是有几分优柔寡断。
  肖杀听后表情带了几分若有所思,只是安慰她不要多想。
  半夜的时候他又喊来了小三,将楚歆允的想法传递给了他。
  小三如今已经习惯了老大全心全意为楚小姐着想的模样了,非但没有惊讶反而还认真的思考起了可行性。
  “老大你有所不知,其实除了京城比较繁华之外,其余地方几乎年年都是要向朝廷申请赈灾银子的,前年胥州发生的饥荒事件还是我和小五去解决的,若是楚小姐真愿意将这法子
  贡献出来,想必能解救不少百姓。”
  肖杀直接一锤定音:“既然如此,那我便写份方子,你帮我送去给陛下,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也是件好事。”
  小三点头:“这事没问题。”
  肖杀跟在楚歆允身后见过怎么育苗,大概的流程也知道的七七八八,将书信些好后便交给了小三。
  希望这黎民百姓都能靠这方子过上好日子,也算是尽他全力了。
  睡得正香甜的楚歆允完全不知道自己也就随口一说的事情,竟然被肖杀给落实了。
  清晨天才蒙蒙亮她便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起床打开门就看到不少村民一脸怒气的拿着棍棒,一副要找人拼命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
  而这个时候汪大娘及时赶来帮她解了惑。
  原来在楚家村村头的地方有个姓林的人家,家中有一女叫林桃花,家中爹去的早,剩下母亲含辛茹苦的将其抚养长大,在去年年末的时候嫁给了小梨村的耿大牛。
  耿大牛是东边小梨村的村民,在一次赶集的时候和林桃花认识,这一来二去的双方也都有了情义,之后便是上门提亲成了一段佳话。
  本来这桩喜事大家都挺满意的,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耿大牛两个月前日子去后山打猎的时候不小心摔死了,而耿大牛死后没多久林桃花便被查出来有了身孕。
  楚歆允听到这里很是疑惑:“这家中独子死了却有余根,这不是好事么,怎么大家还这么生气?”
  汪大娘叹了口气:“若是这样大家又怎么会这样?那耿大牛的爹娘不承认这孩子是耿大牛的说,非说是桃花在外面偷的野男人的,桃花这孩子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性子温顺心地善良,她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
  “所以大家伙才想着去小梨村问个清楚,毕竟这可关系到一个村子的脸面问题,可不能就这样平白遭人诬陷!”
  楚歆允点头:“这事的确是要搞清楚的,不然我们大家脸上都没光了。”
  “可不是!这耿家人也是个狠心的,桃花多好的姑娘啊,嫁到他家任劳任怨的,不嫌弃耿家没钱,还时不时的接济村上没了爹娘的孤儿,昨天来报信的华子就是受了她的恩情,这姑娘心眼好着呢,怎么可能去偷汉子!”
  汪大娘边说边摇头,对于林桃花偷人这事她是一点都不信的。
  不仅是她,四周聚集起来的村民们也都不信,所以才着要去小梨村讨回公道。
  “村长,桃花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他们绝对是诬陷!”
  “就是,桃花这孩子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平日见谁都是笑呵呵的,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语气间满是气愤。
  村长抬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一脸严肃道:“昨天华子与我去了一趟小梨村,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打探了清楚,不管是大家,连我也不信桃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今个要带大家去趙小梨村,将此事弄清楚,我们楚家村的人不能让外村人欺负了!”
  “村长说的对!我们愿意一起去!”
  “我也去!”
  “大家都去啊!输人不输阵!不能怂!”
  随后众人便气势汹汹的跟在村长后面前往了小梨村,楚歆允有些感叹这个时代对于女人还是有些太苛刻了,若不是肖杀拼死护着她,估计她的下场也不比这林桃花好上多少。
  反正今日也没什么事情,她便回去喊上肖杀一道去看看,说不定还能帮上些什么忙不是?
  小梨村在楚家村的东面十几里外,步行的话差不多要半个时辰,在路上她还顺道给一脸很快浩浩荡荡的人马便抵达了小梨村,似乎知道他们要来,村口多了不少人,面色不善的盯着他们。
  村长从牛车上下来说明了来意:“今日我们是来讲道理的,若是桃花真做这样的事情,那我们无话可说随便你们处置,但若是桃花是被人诬陷的,就算她已经嫁到了小梨村,那我们今日也要将她带回去!”
  小梨村一个身形壮硕的汉子抱着胳膊冷笑道:“楚村长,这事情可都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了,林桃花愉汉子可是被人看到了,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人证可都在这里呢!”
  “你!”村长一阵气急。
  楚歆允哼笑道:“我看你就是心虚才不让我们进去的吧?官府都有可以一手遮天的时候,若是这证据什么的都是你们故意捏造的呢?”
  汉子的目光随即落到她身上,眼神中闪过一丝垂涎,随即挑了挑眉梢:“都说林桃花是你们村有名的美人,这位小娘子也不差啊,不知有没有婚配啊?没有的话要不要考虑下我啊?”
  楚歆允还没来得及回怼,肖杀却率先站了出来挡在她面前冷声道:“把你那双狗眼收回去,不然小心我不客气!”
  “哟嘴,你这小子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语气很猖狂啊!”
  汉子说着便活动了下手臂,随即一脸嘲讽的走了上来:“你小子态度给我好一点,当我马大明是好欺负的么?这里是小梨村不是你楚家村,不然信不信我今日让你走不出去....”
  去字还未出口,肖杀便抬脚将其瑞飞了出去,冷冷的抛下两字:“噪!”
  也不知谁带头说了句好,之后跟来的村民们都纷纷拍手叫好起来,楚歆允冲他比划了个大拇指,示意:干得漂亮!
  被踹飞出去的马大明直接晕了过去,有了肖杀这一脚的震慑,剩余的小梨村村民压根不敢放肆了,战战兢兢的躲在一边任由他们大肆的进入了村子。
  “村长!”华子连忙赶了过来,说:“桃花姐现在被关在祠堂呢!”
  村长大手一挥:“我们这就去祠堂好好处理这个事情!”
  随后一群人又来到了祠堂门口,还没进门就听到里头传来不堪入耳的辱骂词汇,楚歆允不爽的皱起了每天,随着大部队一起走进了祠堂。
  刚进去就看到一男一女被麻绳五花大绑的捆着正跪在祠堂门口,女子头发凌乱,被一团不塞看嘴巴发不出声音,脸颊清晰可见的一道五指印,泪眼婆姿面色憔悴。
  而一旁的男人则穿着破烂,看着倒像个乞丐。
  坐在祠堂中央的则是小梨村的村长万盛强,在看到来势泌泌的楚家村人后面容一闪而过的惊慌,下意识的看了看不远处的中年男人。
  汪大娘在一旁小声的给楚歆允介绍:“这个就是小梨村的村长,在他旁边的那个是取大牛的大伯。
  楚歆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于万盛强方才的眼神交流她是看的一清二楚,若是这林桃花真的偷人了,他要这么惊慌做什么?
  那唯一可以解释的便是这其中有鬼。
  “你个不要脸的贱货!竟然做出这种有辱家风的事情,村长,这事情绝对不能姑息!这对狗男子就应该沉塘淹死!”
  长着一双狭长三角眼的女人对众人的来到视若无睹,旁若无人的骂若,骂到兴起还要去扯林桃花的头发,可见其泼辣。
  万盛强站起来寒暄:“楚村长,您怎么来了,不是说这事我们自己解决就行了么....”
  楚村长冷笑道:“自己解决?这就是你们的解决方式?”
  说着他指了指跪在地上的林桃花:“桃花可是怀了大牛的种,你这是想让耿家绝后是不是?!”
  话音还未落,方才骂人的妇人便如同被踩了脚的老鼠似的尖叫着跳出来:“你放屁!这个贱人肚子里的才不是我们家大牛的种,这就是野男人的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