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活着

  “平安扣”是大楚南方的一种地方特色的祈福方式,因为大楚那方每年都会有兽潮和蛮族的入侵,因此,每次大楚军出征前军人们的家里都会准备一个平安扣挂在屋檐上,而战士们也随身带一个放在胸前,若是能活着回来,那么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胸前的平安扣系在下面这样就成了一个平安结。这样,每一次征战都会有的门前系的是平安结,有的只是一个平安扣。
  连箫在云华州的十多年里也听过一首歌谣“平安结,平安扣,扣上结,结上扣。不求衣锦回乡路,只求平安扣上扣。”歌谣很短,也很简单。讲的是将士的家人们,他们真的不求自己的亲人在战争上奋勇杀敌当上将军,他们不奢望。
  他们只是希望自己的家人在一个静悄悄的早上,静悄悄的系上平安扣。
  而且连箫也想起了他们走的那一天,父亲的屋檐上似乎也多了一个红色的小东西,应该也是平安扣吧。
  “没错,活着,入江湖,生死顾。不求闻达,但求一世。”随着连箫一句梦话般的呢喃,只见连箫的气质变了。如果说之前连箫是一把锐气冲天的剑,那么现在的他就是一名儒生,温润如玉。
  “好!”站在酒楼上的白若兴奋的一握拳。
  “没错,剑开始磨了。”白若旁边的一名男子也点了点头说道。
  “嗯,果然是我徒弟,咋看咋顺眼。”另一名男子摇着折扇眯着眼,小呵呵的看着连箫。
  “什么你徒弟,栾靖桓,你也一百多岁的人了,就不知道要点脸?”白若一点也不留面子的讽刺道。
  “什么你徒弟,我徒弟的,不都是我云琼宗弟子吗?得看谁教他合适,我觉得我这一脉剑化万千就很不错。”刚才那名点头男子说道。
  “放屁,楚易,你也一百大几的人了吧,也不知道积点德?”白若的评价一如既往地犀利。
  “白若,我算是知道你家白云泊说话随谁了,难怪找不到老婆。”
  “对呀,上次那个葵阴宗的小魔女我看就不错,结果一句搓衣板是吧,打的那叫一个鸡飞狗跳呦。”
  “就是啊,白家这一代,就一个男丁,不会...断后了吧。”
  面对白若的讥讽,栾靖桓和楚易一唱一和,气得白若是七窍生烟。不过有一说一面对这俩加起来都快有三百岁的老家伙,白若这个八十几岁的“小辈”还是嫩了点。
  “哼,到时候归谁还不一定呢。”白若哼了一声,不再与二人继续,因为他真怕被这俩人给气死。
  广场内,连箫缓缓起身,环顾四周,此时广场内血雾已经消散,禁锢广场的的阵法也已经消散,守在场外的州兵和新人的家长们也冲了进来,面对广场修罗地狱一般的景象,都惊在了当场。很多家长甚至不敢相信直接晕厥了过去。
  “连兄,没受伤吧。”林棠枫看见了连箫,从不远处跑了过来。而且对连箫的称呼也从之前的连少侠变成了连兄。
  “还剩了多少人。”连箫长舒了一口气,看向林棠枫,林棠枫现在和他差不多,身上的衣服几乎成了条状,还满是血迹,就连脸上也被划了一道。
  “也就剩下不到一百人了。”林棠枫有些唏嘘的道。接着林棠枫又看向只剩下钟绍三人的苍冥宗方向道:“苍冥宗的各个都是汉子,除了那两个保护钟绍的意外,剩下的各个抱着一个血傀同归于尽了,要是没有他们恐怕我们也剩不下几个了。”
  连箫听着林棠枫的叙述,也看向苍冥宗那边,只见钟绍带着两名弟子,走在残肢断臂中,一件件的拾取这阵亡弟子们的武器,不论多脏都擦拭干净背在身上。
  忽然,只见钟绍浑身一震,自打大比开始时就没有变过的神色终于变了,只见他双眼闭上再睁开,眼中有了泪光。只见他手中拿着两根血迹斑斑的铁棍,正是打晕林棠枫和赵宇的那两根。这次钟绍并没有背起来,而是认真的擦了又擦,最后甚至还消耗剩下不多的元气凝结成水,再次将两根铁棍冲洗一遍,最后才从衣服上撤了一片布包上珍重的放进怀里。
  “他,不该死在这里。”连箫身边的林棠枫突然道。
  连箫点了点头,他也认为那名不知道名字的弟子不应该死在这。至少,不是在这不知名的地方。
  “所有活下来的新弟子们,这就是你们以后要面对的敌人,给你们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如果接受不了的明天就不要过来了。”一个清朗的声音响彻广场,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是一愣。而很多活下来的新弟子们的眼睛里似乎多了些什么。
  “李副将,这次我们损失惨重啊。”白云泊苦笑着,看着广场内的惨状朝着身边的一名将军说道。此时白云泊的样子极为狼狈,一身白衣已经成了破洞扇,甚至屁股上还挂着一只断手。
  看得旁边的连穆一阵撇嘴。刚才冲向他们那边的血傀只是掩护大执事二人撤退的,想凭着那点血傀就想伤宗师强者?做梦。
  “这家伙,卖惨绝了,以前是跟师门现在是跟朝廷。没谁了。”
  看着眼前这个家伙满嘴忠心为国,奋勇杀敌的。连穆真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人家钟绍都没说啥,你就演,就演吧。对了,那家伙屁股上的断手是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没有啊?
  “厚颜无耻啊!”连穆在心里高呼道。
  不过。打了那么久,宗师和半宗正道三人邪道三人,虽然是个个带伤但是无一人身亡,这也看出了宗师强者个个都是小强一般的存在,相杀一个极难。而且大武师到宗师也被称作仙凡之隔。因为大宗师已经可以使用天地之力了,而且寿元也增加到了三百年起。而且活了四百多年的也大有人在。
  “那个,贤胥,借一步说话?”
  “你是?”
  这时连箫正在广场中走着,此地已经被州军接手了,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可是突然,一个中年人出现在他的面前,说实话连箫觉得这中年人有点面熟,但是却想不起是谁了。
  “哦,我是芷兮的父亲江翎泽,也是你父亲的好友,在家里总能听见芷兮提起你。”
  “那个...我们其实不熟。”
  在连箫的眼里江芷兮等于麻烦,而江翎泽是江芷兮的父亲,那就也是麻烦。所以...
  “呃...”江翎泽被连箫噎的一愣。但是他还是马上反应过来笑道:“哈哈,你跟你父亲一样,不识逗啊。我女儿跟你都是云华州的天才,在云琼宗至少可以互相照顾一下嘛,而且你父亲也突破宗师了,也得来州城发展吧,我们江家在云华州城也算小有势力,和你父亲相互帮助一下也勉强可以做到的。”
  “md,老狐狸。江芷兮找我退婚也没见你放个屁。”连箫心里暗骂一声,江翎泽的这番话可谓是滴水不漏,恩威并施,强硬又不失礼节。听得连箫是一愣一愣的。
  “看来江湖凶险,我要面对的还有很多呀。”江翎泽这几句话着实给连箫上了一课,也让他对以后的江湖生活期待少了一些,警惕多了一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