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恶性竞争

  “四千?这样便宜,我出四千五!”
  话音未落,一位公子带着两位高手挤到摊位前,看到两位少女,眼中露出淫邪之色,“二位美人儿,遇到你们真是我严某人的幸运,我陪二位小姐好好耍耍如何?”
  “病秧子,还不快将宝剑交给我,耽误我家公子的事情,你担得起责任吗,想要滚出交易场,是不是!”中年护卫嚣张道。
  金兀术冷冷一笑,“古炎族,怎么这样多恶犬,真是令人扫兴。老板,我出五千灵石,”
  公子脸色一沉,“金岩族的傻叉,不要以为一身岩石就可以为所欲为,小心老子将你烤成猪头。”
  “严同和,就你这等作恶多端的废物,不要在我面前趾高气扬,你不是你那天才的哥哥,就算是你哥哥,也讨不到便宜。”金兀术眼露不屑,轻蔑的说道。
  金岩族虽然并非是大族,但其族人的实力诡异的高超,即便是五大种族,也很少有人能够将其压制。
  周围的行人纷纷停住脚步,观看即将到来的战斗。有人起哄道:“打他,免得古炎族的畜生为所欲为。”
  “好,好,金兀术,你们不是要买剑吗,老子今天就让你买不成,我出七千。”严同和听闻,气的浑身直哆嗦,看到周围的古族人太多,占不到便宜,转身对金兀术道。
  摊主笑道:‘多谢这位公子的好意,我同这位小友已经谈妥了价格,现在,这柄剑已经是他的,你若是想买,可以向他购买。’
  “好你个蠢货,竟敢得罪我,真是不知好歹,你们两个还傻站着做什么,给我砸了他的摊子,打死这个不长眼睛的东西。”严同和目露凶光,歇斯底里吼道。
  中年人双眼迸射出精光,一声冷笑,身体化作一道闪电扑向摊主,拳头上覆盖厚厚的岩浆般的真气,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炙热,远在十米开外都无法忍受,众人快速退开。
  “哪里都是阿猫阿狗太多,唰!”一道刺眼的紫光乍现,周围的环境染成紫色,美丽而梦幻,紫光以超越闪电的速度,刺入两团火焰之中,瞬间击溃火焰。
  两人如同流星坠地般砸到地上,一动不动,公子目光呆滞,一屁股坐在地上,“你,你……”
  “看在古炎族族长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斩杀你的两位仆从以示薄惩,滚。”摊主周身涌动破碎虚空的恐怖剑气,声若闷雷,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公子连滚带爬跑出去十多米,色厉内荏道:“力族的杂碎,还有你金兀术,我们没完,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去宰了你们。”
  “没用的废物,若是你敢乱动爪子,保证没人能救得了你。”金兀术冷笑道。
  拓跋千里笑道:“先生真是深藏不露的高人,佩服。我以一种特殊之物换取你的宝剑。”
  “特殊之物?除了能够对我的身体有所帮助之外,其他的东西我不收,麻烦,只要灵石。”摊主瞥了一眼,淡然的说道。
  “我这件东西,应该能够对您有所帮助。”拓跋千里微微一笑,将一罐生命原液交给摊主。
  摊主眼睛爆发精光,仔仔细细看了良久,恋恋不舍将其还给拓跋千里,“东西是好东西,但是等级太低,没有多大作用。”
  “不见兔子不撒鹰,奸诈。”拓跋千里白了一眼,逗得摊主哈哈大笑,“我这里还有高级的,价值远远超过这炳重剑,你又能拿出什么东西,与我交换。”
  “年纪不大,尾巴倒是不少,真不愧是成精的小鸡子。”摊主叹了口气。蒙面少女噗嗤一笑,活泼少女更是拍巴掌大笑。“原来是个小公鸡,跟我家大公鸡是兄弟。”
  “你是人族,力族的那一套不适合你,我这里有你可用之物,保证让你一生受用。”
  说着,摊主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本书,丢给拓跋千里,“拿好了,虽然未必有你的物品价值高,但隐藏的价值更高,我们的交易,你也不会吃亏。”
  拓跋千里从储物戒中取出白银骨头提取的生命原液,摊主一把抢过,仰天大笑,“好,好,真让我找到替代之物,此次交易会来的值得。哈哈,小子,你的这份情我记住了。”
  说完,摊主将一罐原液倒入口中,体内传来恐怖的怪响,眯着眼睛片刻,猛地睁开眼睛,透出两道慑人精光,“小子,你手里还真有点好东西,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你若是还有,我高价购买,补偿你的损失。”
  “既然是交易,那就没有吃亏占便宜之说。这已经是最高级,让您失望了,告辞。”拓跋千里抖抖肩膀,摇头道。
  众人刚刚走出十多步,蒙面少女道:“且慢,这位朋友,我们到安静处详谈。”
  一行人找了个空地,拓跋千里笑了笑,取出一份生命原液交给少女,道:“我手中的原液等级不高,对你们的作用不是很大,价格方面你们看着给。”
  蒙面少女打开盖子,立时感受到生命之气扑面而来,脸上浮现一丝惊喜,“好浓郁的生命之气,佩服。市面上从未出现类似之物,类似能力的药剂的价格在两千灵石左右,我给你一万灵石,你手中的货我全要。”
  拓跋千里接过三张银票,面额一万灵石,“多谢小姐指点,拓跋千里感激不尽,若是日后有需要,请及时通知我,不知小姐如何称呼?”
  “我叫方云翳,若是有需要,一定请拓跋公子帮忙。对了,这件东西交给你。”蒙面少女点点头,取出一个方形的设备交给拓跋千里,
  活泼少女大眼睛转了转,闪烁着戏谑之色,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这是小型的通讯器,方便你们联系,拓跋千里,有人看上你这只小公鸡,不要浪费机会哦。”
  蒙面少女用力白了活泼少女一眼,“小鸡精,若是有了高级的生命原液,给我留下,一定不会让你吃亏。”
  “好说,有了好东西,我一定给你留着。”拓跋千里应了一句,同二女分别。一直逛到中午,并没有再发现有价值的东西,拓跋千里同金兀术道别,返回驻地。
  拓跋千里的身影消失,两名中年人出现在门口,对视了一眼,左侧之人道:“样子很像,但是真的会是我们要找之人吗?”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不管是与不是,杀了此人。”右侧之人眼中闪烁着杀气,冷冷的说道,两人转身离去。
  回到房间,发现老爷子还没有回来,取出所有的储物戒,将里面的东西倒出,各种货物摆满房间,宝剑,护甲,功法,丹药,训练设备,这竟然是商会的高级货物。
  经过一番整理,兵器共有三百吧,主要是宝剑和战刀,这些兵器采用新材料和新工艺,质量之高超出想象,但对拓跋千里有些不合适,主要是重量太轻。
  在众多战刀之中,发现一柄与众不同之战刀,其造型古朴,战刀两侧各有一条血槽,通体呈现黑色,散发着诡异的妖气。
  随手将众多兵器收起,检查其他货物,功法并不多,只有十来个玉简,精神力探入其中,不由得有些失望,都是较为高级的武学,并没有高深的修行之法。
  收起功法,意外发现精美的木盒,打开一看,竟然全都是银票,数个达到六百万。
  老爷子满脸笑容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满屋子的物品,以及其手上的战刀,不由得眼睛一亮,快步走到跟前,道:“千里,这柄战刀的质量不错,你这是从哪里得到的。”
  “有个商会闹事,灭了他们。”拓跋千里随手将战刀老爷子,又将重剑交给老爷子,“爷爷,你帮我看看,这柄剑如何?”
  “好剑,唯一的缺点发展空间小了一点儿,但也未必不能成为绝世名剑,好好养剑。”老爷子随手将剑交给拓跋千里。
  “这帮该死的畜生,完全就是挖自己的墙角,毫无大局观,罪该致死!”厉四海愤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厉镇山道:“这不是没有大局观,而是通敌!我们不能这样惯着他们,必须上报给神庙,对这些畜生进行制裁。”
  一行人带着怒气走入房间,重重的坐在椅子上,大声呵斥四大种族的卑鄙行为。老爷子收起战刀,转身走出房间。
  厉四海等人起身迎接,“老爷子,我们遇到了大麻烦,其他四大种族之人无视我们古族全体之利益,竟然公然压低价格,现在,所有商人提高了价格,您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众人经过一番谈论,老爷子亲自拜访古炎族,其他三大种族的人也在,“厉万仞,你不躲在族中保护那个人族的小杂种,就不怕他死在老鼠洞里?”
  老爷子脸色不变,淡然道:“身为古族的主导者,公然出卖我古族的利益,让炎黄族从中渔利,如此行为,说不过去吧。”
  古炎族太上长老冷冷一笑,“厉万仞,不要给我们扣帽子,我的族人进入你们的驻地,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一切都是你们害的,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回来。”
  “严东明,我们力族的确想这样做,可惜我们没有这个本事,一切都是你们坏事做多造成的。”老爷子脸色一沉,“我古族已经退无可退,内讧只会加速我们的衰败,奉劝你们一句,不要成为我古族的千古罪人。”
  金乌族太上长老一笑,“厉万仞,少在这里假仁假义,并非只有你忧国忧民,我告诉你,你们力族想要交易,趁早死了这条心。”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