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我有个想法

  大家赶紧收拾残局。
  脚被咬伤的衙役抱着脚咬牙强忍痛苦,原来他的脚差点被咬断了,伤势很重。
  伙伴忙为他紧急包扎,用一顶轿子赶紧送他回去治伤。仵作则处理男孩死者的尸体。
  其他衙役抬着装着狼妖的大铁笼,准备连夜凯旋而归。
  高安道:“大人,此事不知你要如此处置?”
  “自然是公示全城,一来还褚新清白,二来让百姓们知道真相啊,以后这一带还得列为禁地了!”王世义道。
  “大人,我却有不同意见。”
  “哦,请说。”王世义皱眉道,虽然高安这样说让他有些不快,但看在高安破案有功又高深莫测的份上,他还是不便乱摆大官架子。
  “谢大人。我的意思是,这狼妖也未必就是真正的凶手!”
  “什么意思?”王世义一呆。
  高安微微一笑,“大人,实不相瞒,之前我跟踪并偷袭狼妖时,发现它还有一个同伙,可惜被它逃溜了,现在既然确定它们竟然都是妖物,那么我就怀疑,说不定它们背后还有更大的妖怪在指挥它们……”
  王世义吃了一惊,“什么?你的意思是有……什么妖王?”
  高安瞪着他的眼睛,发现似乎并没有作伪或紧张,便点点头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大人你觉得呢?”
  “嗯,这也有些道理,毕竟这种事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王世义沉吟道。
  “是的,大人,说不定还不止这两次呢,只是以前一直没有想到妖物作祟去。”高安道。
  王世义想了想,慢慢点了点头,“那你的意思是……”
  “大人,我建议暂时不要把妖物运回衙门并示众,一来恐怕会引起百姓恐慌,二来呢,妖物也是灵物,同伴被捕,其他妖物甚至是妖王说不定会来尝试解救,到时衙门便有危险了,你的手下再多,说不定都不是对方的敌手!”
  王世义听得悚然,忙道:“对,有道理,连今晚这只受伤的困兽都这么厉害!那该怎么办?”
  “我有个想法,不如这样这样……”他在王世义耳边低声说了一会。
  王世义不住点头,连声道:“好,就依你的做!不过对付妖物,人力毕竟居弱,本官得请个天师!”
  高安一怔,“也好,不过哪里有天师请?”
  “这个本官自有主张!”王世义终于恢复了镇定,淡淡道。
  高安暗暗好笑,我堂堂一个天师已经和你并肩作战了这么久,你居然还要去请别人?
  好吧,不怪他有眼无珠,因为自己太低调了,嘿嘿。
  ……
  一干人按兵不动,呆在原地。过了大约不到半个时辰,又有十几个衙役到来,他们同样手持火把,还身背弓箭,甚至是准备了一张结实的大网,全副武装。
  衙门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真的是无奇不有,应有尽有。
  原来刚才王世义照高安建议,派人回去搬大部队来了。
  这么多火把照得这片地方有若白昼,王世义道:“高大夫,接下来呢?”
  “把铁笼放在中间,大家把它围起来,四人持网,各藏身隐蔽处,熄灭火把,若有什么动静,利箭伺候,大网捉妖就是!”高安有条不紊道。
  他又把准备好的护身灵符各个折好,折成小纸角,叫衙役们放在身上。
  王世义奇道:“这是什么?”
  高安微笑道:“实不相瞒,我所学医道兼顾阴阳正邪,所以才能治好郡主的怪病,所以才敢追踪对付恶兽,只是不知道它们竟然就是妖物,这是本门秘制辟邪药符,希望能保护大家。”
  王世义目露异光,盯着高安一会,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多问什么,便吩咐下去,众衙役立即照办,很快便布置完毕,形成了一个隐蔽的包围圈。
  现在四周又陷入黑暗。
  气氛突然又紧张诡秘起来。因为黑暗和潜伏,大家都不自禁地心里发毛。
  只有高安例外,因为他可以用血灵之光把周围看得一清二楚。
  他道:“大人,你说的天师呢?”
  王世义摇摇头,“这么晚了,自然是请不到,只能等明天再说了……高大夫,你觉得其他妖物今晚真的会来救它吗?”
  “这个很难说,但是咱们得这样做,而且即使今晚没来,明晚也可能会来,白天倒是不用担心,这些妖物想必一般都是夜晚才敢出来作祟的!”
  王世义点点头,忽道:“你怎么好像对这种事很熟悉?”
  高安一怔,忙道:“哪里,我也是刚刚和大人一样,没想到凶手居然是妖物,而且根据这两次凶案的情况推想,妖物们应该都只在夜间出来作恶的,正所谓邪者见不得光嘛!”
  “嗯,有道理!好吧,那接下来呢?”
  高安笑了笑,“剩下的事,自然是得靠大人这帮英勇善战的手下们了,当然若是大人有兴致,也不妨留在这里督战,我还有事,而且最怕熬夜,自然要先撤了。”
  王世义一怔,但高安这话也在理,他毕竟只是一个年轻郎中,帮的忙已经够多了,自然得让他回去歇息了。
  只是这个郎中有些不像郎中,倒像一个天师,这令王世义很感奇怪神秘。
  “好吧,那你先走吧,本官还未决定。”王世义想了想道。
  “很好,那我先走了,明天我再去衙门看看有什么好消息,告辞!”
  高安潇洒而行,走出林子后,坐上留在外面等候的轿子。
  一个轿夫道:“刚才里面好像发生什么大事,刚才又有一帮公差大人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高安笑道:“最好不要知道,否则下次你们可能就不敢来了,走吧!”
  轿夫们一怔,只得闭嘴抬轿回去了。
  高安叫轿夫直接到宁王府,给对碎银打发他们,轿夫们欢天喜地地走了。
  现在已经很夜了,王府门卫虽觉奇怪,但也不敢多问,只是恭迎高安进去。
  高安又问了自己和李斯住处,让门卫带自己去。
  原来住处就安排在离郡主不远处,李斯正在看书,看见高安回来,喜道:“先生可终于回来了!”
  见他脸色不错,高安也放心下来,笑道:“看来郡主情况不错?”
  “正是!”李斯高兴道,“呼吸平匀,脸色好多了,胃口也不错,正是康复之像。”
  “看来你果然有一套,很好,呵呵!”
  “谢先生夸奖!这么说,我这考核算是过了?”
  “呵呵,我不是说过了吗,三天后如果郡主能下床走动,才算是呢!”
  “嗯!没问题!”李斯看来很有信心。
  “王爷呢?”
  “刚才和我一起看过郡主,现在回去歇息了。”
  高安点点头,“对了,宁福有没有啰嗦或为难你?”
  “哪个宁福?”
  “就是王府那个讨厌的管家啊,之前我就觉得他有些针对咱们,哼!”
  “哦,对,那家伙确实讨厌,不过我今天没有见过他。”李斯想了想道。
  “奇怪……”高杨皱了皱眉,嘀咕道。
  “有什么奇怪的?”李斯奇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隐隐有什么感觉……”高安沉吟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