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被逼疯的圣主(二)

  无知的人,连呼吸都有可能是错的。
  这一条提起来很愚蠢的话,却是适用于整个人间的真理。
  横空出现的女子是佟悠柔,这个问仙群山最早的原住民。
  她原本不想掺和这外人之事,但是,问仙群山有问仙群山的规矩,外人破不得。
  遵守规矩的人得到庇护,实乃天经地义。
  这一点,刚才那个东方红眉既然选择了遵守,那么她这个临时主人就不能选择观望。
  李奥在佟悠柔的眼里并不特殊,甚至在逐渐变得残废。
  无知的人跑到别人家里犯了错,还嘴硬。
  该怎么办?
  “离开问仙群山,我放你一条生路。”佟悠柔不想杀人,对着李奥说道。
  李奥轻蔑地一笑,翻了个白眼:“你干嘛装模作样?在这问仙群山之中,不管我们的修为如何,大家的战斗力都只有十境,你太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了......”
  李奥话音未落。
  忽然,他发现对面的女子悠然转身。
  佟悠柔觉得和一个差一步就能进入玄同境的人说一句就足够了,剩下再发生什么就都是咎由自取。
  李奥以为自己说对了,这个女子知道自己不敌,想要开逃。
  他猛然大喜,得意道:“怎么?你阻拦了我还想跑吗?”
  说着他便试图去抓住女子的肩头。
  然而,他一伸手,便发现自己的手臂渐渐消融,逐渐变成了一道道白色的字符序列。
  他认识这种东西,传说中玄同境的人就是这种东西的集合。
  他曾魂牵梦绕,恨不得一蹴而就将自己兵解与天地之间,成为一个因果自序的存在。
  然而他进入换命一层将近八百年,只不过找到了一段自己的生命序列。
  此时,居然自化?
  李奥猛然大惊,用力地摆手,然后惊骇出声。
  “这是因果序.....”
  李奥话没有说完,整个人便化作了一段像是某一种奇怪的文字一样的透明胶带,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佟悠柔自转身之后便没有回头。
  她知道,世上将再无李奥此人。
  真正的死亡,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对其永恒的忘记。
  同一时间,沉浸在焦急地寻找李奥的踪迹的鸠浅,突然停下脚步。
  “诶?裴三千在重塑身体,我这在干什么?”
  鸠浅猛然不解,停下了自己在做的事情。
  “不对,我是在找什么吗?领域怎么散的这么开?”
  鸠浅喃喃自语,突然丢失了一个念头,然后便怎么都回忆不起来自己在做什么。
  思虑一番毫无记忆之后,鸠浅回过神,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大阵中盘做的裴三千的身上。
  .......
  远在有仙界之南的一处神秘宫殿深处,一个职守神魂令牌的人在清理一个古怪而又陌生的令牌。
  “奇怪,这是我神魔殿中的哪位长老的命牌?李奥?没有印象啊?”
  难不成遭贼啦?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头雾水之余直觉认为此事非同小可。
  于是,他快速的通报上层。
  最后,神魔殿各位峰主集结在摆放神魂令牌的地方,都是一脸疑惑,面面相觑。
  “这个位子是峰主才有资格摆放的,你确定这李奥的令牌在破碎之前,一开始是摆放在此处的吗?”一位紫衣华服的中年男子对职守之人沉声问道。
  “千真万确。但是,弟子并不记得我神魔殿中有哪一位峰主的原始名讳是名叫李奥的啊?”职守之人回答得笃定至极。
  “我也没有印象。”
  “我也是。”
  “......”
  众人一阵相互排查,最后发现竟然无人对这两个字有印象。
  神魔殿殿主不太放心,将领域扩散了出去,探查一番神魔殿中的登记造籍经册。
  半晌之后,他发现神魔殿中查无此人。
  “怎么会没有这个人呢?怪了.......”
  神魔殿殿主喃喃一声,皱眉间好似若有所思。
  ......
  佟悠柔不是第一次使用这种手段,但是她使用了多少次这种手段她自己也不记得。
  她只知道,自己的因果序列中少了一个节点。
  至于这个节点是她与何人的交集,她不知道,也没兴趣去知道。
  她只知道,她应该是最后一个忘记李奥存在过这个世界的人。
  两息之前,她便已经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刚才出门的这一趟是出去干什么了。
  她重新回到山上的屋中,坐在了大哥哥的床边。
  .......
  一个世界的消亡,往往伴随着另外一个世界的新生。
  李奥来到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世界。
  这个世界,无边无际,被某两个人称呼为无界。
  在这个世界中,他看不到任何东西,眼前一片黑暗。
  同时,他还发不出声音,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
  他就像是一个被禁锢在原地无法动弹的生灵,呆在原地,唯有意识和孤独相伴。
  李奥感到很痛苦。
  这里是绝对的无声无光无味无形无感。
  万物皆无。
  以声音为例。
  一般而言,一个地方过于寂静,接近于无限的静谧之时,会让人听到自己的血管中流动的血液的声音。
  然而,李奥聚精会神地倾听,好像过去了极久的时间,什么也听不见。
  他突然开始怀疑,是不是这个世界本就是没有声音的。
  然后,他努力地吸了一口气,却没有吸气的感觉,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吸了。
  忽然,他又发现这个世界没有气味。
  不,应该说他只是在用意识幻想自己呼吸,实际上他都无法判断自己的身体是否存在,是否能够呼吸。
  他渐渐地质疑:原来那一个世界中的他,是不是他进入了一个梦境。
  那一段故事中的李奥,是否只是一个选择,一个轮回。
  李奥不停地思考这些他几乎是没有怀疑过的事情,逐渐迷失,最后陷入了无比的恐惧之中。
  紧接着,无边的孤独感将他吞没。
  他使出全力尖叫,张大自己没有任何感觉的大嘴,意识在不停地颤抖。
  最后,他的意识在一阵不知道有没有存在过的东西的摸打中,消散。
  他完完全全地死了。
  无界,真正地成为万物皆无的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