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章 蛮霜不解,野境承欢(八)

    567章 蛮霜不解,野境承欢(八) 雪挂林木,月驻梢头,小半个时辰已经过去,刘懿仍旧打猎未归。

    乔妙卿和死士成看似无关痛痒谈关说地的对话,还在继续 不过,细细品味,死士戌今夜之言,似乎并不是胡编乱造,其内容也 不是空穴来风,反而意有所指,他所有的分析和推理,都似乎要抛出一个 重天的论断和建议,一个代表了斥虎卫相当一部分人的论断和建议。

    而这,才是乔妙卿今真正想听的,也是要反驳的。

    乔妙卿反驳有理有据、铿有力,这倒让死士成始料未及 死士戌直视乔妙卿,道,“乔校尉就这么坚信此道?”

    乔妙卿微微叹气,“世上不公之事数不胜数,人间黑暗阴影层出不 穷,可难道就要因为这,我等便要侍奉黑暗么?”

    死士戌颇为嬉笑地道,“我等既为死士,本就身处黑暗,也必侍奉黑 暗! 死士戌说话时虽然嬉皮笑脸,但却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乔妙卿立刻回答,坚定且从容,“身处黑暗,心向光明,这才是我辈 立身天下之要义!”

    死士成看看乔妙卿坚定眼神,知道自已的论断并没有得到乔妙卿的 可,那么,“刘懿父子是关子棋子的这一论断,也随时瓦解了。

    死士戌站在原地,眼神中充满了。

    乔妙卿见死士戌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禁抿嘴笑道,“戌哥纵横江湖十 多年,杀人无数,什么时候学会说话绕弯子了?”

    冷风拂过,吹的乔妙卿青丝飘动,她吐出一口哈气,轻声道,“今夜 戌哥与我品评关下,并不是只为了说一段往事吧?”

    既然乔校尉早已看透,那找就得罪了!!”

    死士成轻轻拱手,直言不 讳,“平由将军天纵英才,这一点世所公认,可平由将军如今正走在一条 极为危险的道路上,曲州江家势力庞大,这绝不是看看成车两三年的平由 车所能与之抗衡的。

    皮之不存毛将附,若到时平由将军战败身死,斥虎 卫则有倾巢覆灭之危。”

    乔妙卿面无波澜,“这就是成哥今夜与我闲谈的原因吧?”

    死士成轻轻点头,“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自古以来,择主失误而 身死败亡的先例数不胜数,我等还请乔校蔚在平由将军身边时,谨慎观 察,若天有不测风云,还要及时明哲保身为好。”

    说完,死士成轻轻吐气,“临阵抛弃袍泽,虽然有违江湖道义,可 是,斥虎帮是老帮主穷极一生的心血,在您手里,可断然不能就此终结 啊!”

    死士成情真意切,这一夜,他说出了相当一部分斥虎帮众个的心声。

    乔妙卿如愿挖出了死士成所代表群体的心思,她旋即一笑,气吐如 兰,“戌哥,父亲能有你们一群至死不渝的兄弟,此生足矣。”

    小娇娘看着燃烧的篝火,“可是,我追随夫君之意,亦至死不渝! 死士戌刚刚要开口劝诚,便被乔妙卿柔声打断,“戌哥,如今我已嫁 入刘家,自是刘家的儿媳;你等既已归顺平田将军,自然不该疑神疑鬼 江湖人有江湖人的道义,背信弃义,绝不是我辈之人所为。

    父亲在九泉之 下,也不希望这种始乱终弃的事情发生吧!”

    死士成沉默不语,他知道,养妙卿的话是对的, 乔妙卿继续道,“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相信,懿哥定会给你们一个锦 绣前程。”

    死士成见乔妙卿心意已决,最后提醒道,“倘若乔校尉没有早谋后路 的打算,那您就当我今夜之言从未说过,以免被他人知晓,徒生事端,至 于和我有同样想法的弟,我会在茶前饭后一一劝解,乔校蔚自可安 心。

    乔妙卿坐回篝火旁,眼神和言语极为轻柔,“有劳戌哥啦!”

    说完,养妙卿扔去一个被火温热的蛮头,咪眼笑道,“快吃吧!!堵 上你的小嘴。”

    蛮头消失在半空不见,黑夜寂静无声,死士成重新隐入林中 月明星稀,乔妙卿见刘懿还未归来,便独自发起了呆。

    其实,死士成所言有理有据,是完全有道理的,自古天子最无情,她 心中亦有与死士成的同感。

    但是,这些,她乔妙卿不能说。

    这并非因为她与刘懿结成连理需要偏祖关君。

    而是乔妙卿真心认为,刘懿一定会带领斥虎帮走向光明,开创一个太 平盛世,名垂干古! 她乔妙卿愿意为了这个感觉,赌上一赌。

    至于是输是赢,就交给时间去回答吧 不一会儿,刘懿气急败坏地跑了回来,近前便吵吵说道,“星散的野 兔狐鹿也太狡猬,好容易碰到一只迷了路的兔子,结果天黑雪冷,我脚下 一滑,被它溜了去!”

    乔妙卿看见刘懿灰头土脸甚是滑稽,爽朗一笑,“如此说来,夫君 腾了大半夜,最后一无所获喽?”

    刘懿还没来得及坐下,尴尬笑笑,挠头道,“而今看来,是的!!”

    乔妙卿哈哈大笑,拍了拍身旁的草垫,“懿哥,来吧来吧!!有馒头 和紫奈,足够啦!”

    刘懿尚未坐稳,林外忽然飞进一只扒皮拾到利索的野兔,死士成的声 音随后沉闷地传来,“帮主跟你混,一天饿三顿,哼!”

    刘懿可没管死士戌的羞辱和繁文节,对着漆黑夜空憨憨一笑,道了 个多谢,上去便把兔子架到了火上。

    深山野林,两人美美地吃了一顿,随后刘懿架起帐篷,两人紧紧依 在一起。

    乔妙卿伏在刘懿胸前,小鸟依人,问道,“懿哥,在幻乐府,你哪里 搞来的毒药?”

    “哈哈,妙卿,你也太高看我啦,两忙之间,我去哪里寻找解药啊?”

    刘懿苦笑。

    “哦?那懿哥是在晃点戏龟年喽?“养妙卿授顺三于青丝,说笑后,旋 即又问道,“那戏龟年为何会精神不振,昏昏欲睡,好似一副中毒模样? 刘懿坏坏一笑,轻抚乔妙卿秀发,解释道,“哈哈!你夫君我啊,用 龙珠吸去了壶中酒的精华,将精华暂存龙珠之内,又将壶中剩下的水全部 饮掉,一连三壶皆是以此法行之,而后在即将给戏龟年倒酒之时,又把存 储在龙珠中的酒之精华释放而出,戏龟年那一樽酒,相当于喝了四壶呢! 他能不醛么他?哈哈!”

    公,我要说两句: 月票

下载app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