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苏比拍卖行

    第七百五十章 苏比拍卖行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男人问道。

    唐正懒得理会他,直接一巴掌朝看对方的脸扇了过去。

    男人想躲并开,但是根本躲不起。

    “啪!”

    一巴掌狠狠扇在男人的脸上,男人身体直接飞了出去。

    “小子,我杀了你。”

    男人被扇了一巴掌,眼珠子都红了,伸手 从怀里掏出两把漆黑的手里剑。

    唐止看到男人的手里剑,眉头一族,“你是倭国忍者?”

    手里剑是倭国忍者最常用的武器之一,这种武器的长度大概在 十五厘米作用,两边对称开刃,握在手里好像一把已首。

    不过,这种手里剑的用法和匕首的用法却是大径相庭。

    匕首多 时穿刺和切割,手里剑则是抛,说白了就是明面上的暗器。

    对方的手里剑漆黑,这说明他的宝剑上涂有剧毒。

    “小子,看来你还有点眼力劲,既然知道我是忍者,就赶紧 滚 男人还没有说完,突然发动,手里的两把淬了毒的手里剑喇的 一声便朝着唐正抛了过去。

    他原本想给唐止来一个猝不及防,结果两把丰里并没有命中 任何目标,飞出去后,死死地町在了墙上。

    男人面色一僵,要知道这么多年来,他用手里剑偷袭杀人,还 从来没有能够躲过去,也从没有失过手。

    见鬼! 心头骇然无比的男人,手上却不敢有任何的耽搁,一伸手又从 腰间的牛皮套子中,取出了两把手里剑。

    这次他没有再多说一句,手里剑直接朝看唐正甩了过去。

    依旧是扑了一个空! 唐正冷笑着讥讽道,“看来,国的忍者也不过如此! 男人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小子,不要以为有点本事就了不 起,我是你惹不起的存在。”

    男人说看伸手在怀里掏出一个瓶子,猛地把瓶子扔在地上,瓶 子顿时碎裂。

    瓶子碎裂的同时,一道身影从瓶子里蹭了过来,敏捷的如同利 前一般射了过来,两只前爪狠狠地抓向他的肩膀,血盆大口朝看唐 正的脖颈咬了过去。

    是一只狗的幽灵,准确地说是一个狼狗的魂晚 这只狼狗站起来身高差不多两米,身形庞大,这只狼狗的身 型、力量与气势,都让人无法忽视。

    唐正这次没有敢掉以轻心,他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种狗 的幽灵在倭国被称为狗神,狗神的幽灵凶猛远超出恶鬼。

    唐正抽出龙剑,朝着狗神砍了上去。

    斩龙剑对于魂魄有天生 的压力,狗神应该也是惧怕的,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狗神脑袋仰起,朝天大吼一声。

    唐正手中的斩龙剑再次高高扬了下来,然后直劈而下。

    这次的速度足够快,鬼神没有躲过去。

    “噗嘿!”

    斩龙剑切中了狗神的尾巴,狗神的尾巴直接被砍了下来,一股 白烟冒起。

    狗神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然后它身上的毛发逐渐变得粗重了 起来,瞳孔也变得嗜血起来。

    唐正发现狗神的变化后,手里的宝剑朝看狗神的胸口刺了过 去。

    但是可惜的是,狗神庞大的身体居然瞬间就挪开了,笔直地 了出去。

    狗神的身体直挺挺地立了起来,然后脚下猛地用力,和唐正拉 开了距离。

    狗神此刻身上的毛都竖一起来,腰弯到最低,好像个虾来般 的弓着身体,眼神中露出嗜血的光芒,锁定着唐正。

    “汪——汪—— 狗神嗜而的眼神,锁定唐正后,它舔嘴唇,眼中好似发现 猎物一般,露出了渴望的光芒。

    唐正偷眼一看,刘姨和周晴那边的七星夺舍阵已经启动了,现 在对于他来说时间紧迫,夺舍完成后,就是大罗神仙也无力回天 了,苗媛媛就真的死了。

    唐正把中指放在斩龙上,划一下,鲜而顿时把渐龙染成 了红色。

    狗神似乎感受到龙剑上的威力,身体直接拨高,朝看唐正扑 了过来。

    眼看着狗神过来,一道真言从唐正口中散出,顿时斩龙剑化作 几道剑气朝看狗神而去。

    嗖嗖嗖… 剑气一道道的朝着狼人射了过去,狼人庞大的身躯躲闪不及, 瞬间就被那一道道的气给洞穿广魂魄。

    “狗神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后,魂魄消失 “你...男人气急攻心,狗神可是他经过多年炼化而成,是他最 后的底牌,居然就这么被唐正给灭了。

    “你什么你,你们楼国那点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在我华夏不过 是九牛一毛。

    “唐正冷冷的说道。

    男人见识了唐正厉害的手段,自知不是他的对手,立即扭头往 外跑。

    由于屋子里还有刘姨母女,唐正也不方便追出来,只能放这个 男人一次。

    眼看看自己的丈关去下他们母女跑了,刘姨心里不住地痛骂。

    唐正看了盘腿坐在地上的刘姨一眼,“你男人丢人你们母女跑 了,你还要继续吗?”

    刘姨知道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了,她扑通一声跪在地 上,不停地对着唐正袁求着。

    “唐医生,求求你放过我们母女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 了。”

    “说,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唐正冷声问道。

    刘姨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丈夫是国的一个忍者,多年前他 来华夏办事的时候遇到了麻烦,受了重伤。”

    “我当时恰好碰到,救了他一命。

    当时我不知道他是国人 我们两个慢慢就好上了。”

    “后来我们有了女儿,他这才告诉我,他是倭国的忍者,要我 跟他回倭国。”

    “我不愿意跟他去,就留在了华夏,一个人独自抚养女儿。

    后 来为了生活,我去了苗家当保姆。”

    “我女儿也跟苗媛媛上了同一所高中,当时为了不让女儿自 卑,我们之间的母女关系没有公开。”

    “后来苗媛媛来到M国,她极力邀请我女儿跟她一起,当时苗家 让我也跟着过来,我女儿也就来了。”

    “我们到了M国后,有一大在天街上我居然碰到了我丈关,我们 见过几次面后,他提出让女儿取代苗媛媛… “唐医生,我是当母亲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比别人的孩子低一 等,我心里难受… “求求你放过我们母女这一次吧,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唐正摇了摇头,“斗米恩斗米仇,苗媛媛把你女儿和你当亲 人,你们却要害他的性命.…… “自作擎不可活,你害人的时候想什么来看,要不是被我发 现,苗媛媛此刻已经没有命在了。”

    唐正说完,朝看七星夺命阵一点,七星夺命阵破了,大阵中的 周晴发出一声惨叫,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七星夺命阵被迫,刘姨遭到反噬,也是一口鲜血喷出, 与此同时,阵中的苗媛媛开了眼晴,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我怎么在这…,这是怎么回事?”

    苗媛媛看了看周围,眼晴落 到那具户体上,猛地发出一声尖叫,一下扑到唐止的怀里。

    “没事,就是一具户体。

    “唐正拍了拍小丫头的后背,安慰道。

    “小姐,求求你,饶了我们这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刘姨 拉着周晴爬到苗媛媛跟前,哭着求饶道。

    “你们居然是母女?”

    苗媛媛很聪明,马上猜出了两个人的身 份。

    “妈,你不用求她。”

    周晴扬起头对看苗媛媛说道,“苗媛媛,我 早就受够了你大小姐的脾气,没有能要了你的命,那是你的造 化。”

    “周晴,唱行是人年的好佳蜜,我自问对你不薄,你为任么 要这么害我?”

    苗媛媛质问道。

    “闺蜜,你有把我当成朋友吗,你就是把我当成了你一条狗。

    不穿的表服,不要的化妆品,你去给我,就觉得我应该对你服服帖 帖是吗。”

    “我哪点比你差,我比你漂亮,情商智商也比你高,凭什么你 衣来张口饭来伸手,过衣食无忧的日子,而我要过穷日子,我不甘 心,我要成为你,享受你的好生活..… 周晴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像癫狂了一般。

    刘姨想拉看她,却似被她一把甩开,“你找了一个男人,就要 我跟着你受苦,就要我从小被人骂野孩子… 周晴越说越激动,整个人从地上站了起来,“苗媛媛,成王败 寇,你赢了… 说完这话,她猛地朝着墙壁狠狠地撞了过去。

    谁也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的极端,刘姨再想想已经是来不及了。

    周晴用尽全身的力气,如同一颗失控的石般狠狠地撞尚墙 面。

    撞击的瞬间,空气仿佛被这股力量撕裂,发出一声尖锐的破风 声。

    周晴的头部与墙面接触的一刹那,仿佛时间都凝固厂。

    墙面 上,瞬间绽放出一朵妖艳的血花,那鲜艳的红色在白色的墙面上显 得格外刺眼。

    周晴的世界仿佛被这股疼痛撕裂,她的意识开始模 糊,耳边只剩下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而腥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与墙面上那股淡淡的油漆味交织在 一起,形成一一种独特的、令人室息的味道。

    周晴的身体无力地滑 落在地,她的眼前一片模糊,只能隐约看到那面墙上留下的血迹, 那是她生命力的证明。

    这个房间,仿佛在一瞬间变得压抑而沉重。

    周晴的呼平吸声在这沉默的空间中回汤,她的心跳声在这叔静中显得 格外清晰。

    她的身体蜷缩在墙角,如同一只受伤的小猫,无助而脆 弱。

    整个房间仿佛都被这股冲击力和而喔气息所笼罩,让人不禁感 到一种深深的压抑和震撼。

    这是一个充满痛苦和绝望的瞬间,但 也是一个生命力的展现,是周晴在困境中挣扎求生的证明。

    刘姨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跑过去抱住周晴,“晴 晴,你静开眼晴看看妈妈 周晴努力地静开眼晴,看看刘姨,“妈,我终于解脱了…… 说完,她闭上了眼晴。

    “晴晴,晴晴,是妈妈害了你,是妈妈害了你……”刘姨抱看周晴 的户体嘶吼看。

    唐正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对母女要说可恨也挺可恨的。

    但是 要是可怜也有些可怜。

    刘姨抱看女儿默默地留看眼泪,猛地从身上抽出一把已首,狠 狠朝着自己的脖子划了下去,“晴晴,妈妈来陪你了.…… “周晴,刘姨… 苗媛媛此刻才反应过来,看看倒在地上的母女,她心里十分的 难受。

    这两个人,一个是她闺蜜,另一个是照顾了他几年的保姆, 哪一个对他来说都有很深的感情。

    但是偏偏又是她们,对她最好的人,要害他的性命,她一时间 不知道是该恨还是该难受。

    唐正拍了拍苗媛媛的肩膀,“人死了,这件事也过去了,我帮 你报警。”

    很快,有几个治安警过来调取了监控,给两个人做了笔录,发 现这母女两都是自杀的后,也就没有为难他行。

    让他行在笔录上签 一学后,把刘姨和周晴的户体还有刘姨丈关搬般来的那具户体及其那 些动物的户体都带走了。

    别墅此刻就剩下唐正和苗媛媛。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还在这边念书吗?“唐正问道。

    苗媛媛摇了摇头,“我准备回华夏,回到我父母身边。”

    唐正点了点头,“那也好。”

    苗媛媛的父母一大早就坐飞机赶了过来,他们对唐正自然是千 恩方谢,给了唐正一笔丰厚的报酬 “唐先生,听说您是京师医院的医生,等您回到华夏,您一定 要到我们家做客。

    “苗媛媛的父亲苗正文握看唐正的手,十分热情 地邀请道。

    唐正点了点头,“有时间一定去府上叻扰。”

    当天,苗媛媛的父母带看苗媛媛坐上了回京师的飞机。

    唐止一身轻松地回了酒店,来勒瑞丽看到唐正回来了,十分高 兴道,“唐,你回来的正好,我正好要去苏比拍卖行,你陪我一起 过去吧。”

    苏比拍卖行唐止是听说过,这是一个连锁的拍卖行,在很多地 方都有自己的分公司,听说经常有不少好东西,特别是一些流入这 边的华夏古董。

    月票 ,我要说两句.

下载app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