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孩子

    ['

    写书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快乐,相反,有时候憋不出字也挺枯燥的。



    不过没有断更,对我来说就是个努力负责任的证明。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和大刘凤姐等人在缅北的故事也有序展开,宁夏的肚子也一点一点大了起来。



    转眼就来到了2024年。



    过农历新年之前我准备去孟波一趟,因为有我不得不去的理由。



    如大部分所想,孟波的旅游业从最初的火爆渐渐出现了疲软态势。



    这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任何事物能一直保持巅峰。



    既然出现了变故,就得有人出面主持大局,进而迅速调整孟波将来的发展趋势,而我作为孟波名义上的第一主席,也不得不出面了。



    宁夏是个工作狂,哪怕肚子已经很大了,可每天都会抽出几个小时办公。



    她现在居住在漯河,身边有老魏的老婆吴霞照顾,这次的孟波之行我没有带她,而是和大刘一块去的。



    大刘就是个孩子,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凑,听说我要去孟波了,当即从重庆跑了过来。



    有了这大半年的城市旅居生活,以及写书经历之后,伊雅对我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小了。



    再加上我即将当爸爸了,可以说我的心态又恢复了伊雅没出事之前的自信、豁达和对生活的憧憬。



    来到孟波之后,我立马就展开了工作。



    先是和凤姐阿伦等一众孟波首脑开了一波又一波的会议,接着又在媒体上露面,宣布孟波出行的种种政策和以后的发展战略。



    怎么说呢?



    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在公众跟前露面还是有一定好处的,至少维持了我的神秘感。



    现在猛然露面了,自然而然的吸引了一大批的目光,至少缅北一个星期之内的媒体新闻里都有孟波的影子。



    在孟波我一直待了将近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里,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忙着孟波的政府工作,以及接待采访。



    我是一个很害怕出现在镜头前的人,但为了孟波的发展,为了孟波人民的幸福感不会间断并持续增长,我也只得做出牺牲。



    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使命。



    只要我人在孟波,每天晚上都是和伊雅一块睡的。



    哪怕我和宁夏结婚了,但在我的心中,伊雅依旧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个事情我知道,宁夏也知道。



    因为在很多时候,我总会一个人默默的看着窗外,表情黯然而又神伤,甚至还会不受控制的落泪。



    试问有谁能让我如此?



    唯有伊雅。



    而现在伊娜和阿伦也知道了。



    因为他们都清楚,就伊雅现在活死人的情况,敢和她相拥入眠,绝对不是在作秀。



    我自然不是在作秀,和以前不一样,现在我看到伊雅后,我感觉自己总有说不完的话,迫切的想把自己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一桩一桩的讲给伊雅听。



    刚开始我还不知道这种强烈诉说的欲望从何而来,在一个猛然惊醒的深夜里,我忽然就想到了。



    原来,和我在国内旅居生活也是伊雅最大的愿望.......



    生前我没有达成她的这一心愿,死后我也要把其中的经历讲给她听,更不用说她还没有死。



    好几个夜里,讲着讲着我就哽咽了,一边哭着对伊雅说对不起,一边祈求她快点睁开眼。



    可伊雅就如同一具剥离了灵魂的躯体,丝毫不为我的话语有任何变化。



    .......



    可能是换了新营养液的缘故,伊雅看上去比以前胖了一丢丢,至少脸上的轮廓没有那么凹陷了。



    真又是一件让我感到十分开心的事情。



    本来我打算在孟波熬到腊月二十几再回国,哪知,老魏的一个电话让我立马买了回国的机票。



    他说,“刚才宁夏忽然感到一阵疼痛,现在在医院里呢!医生说胎盘有脱落的迹象,建议立刻手术!”



    我听后直接就傻眼了。



    按照预产期,还有一个月才能生产,怎么突然出现了这种情况?



    没有任何耽搁,我立马联系最近一班前往国内的机票。



    可最近的一班也在明天上午了,我实在等不了,就直接驱车先去了云南,又从西双版纳国际机场转到了漯河。



    等我火急火燎感到漯河医院的时候,手术已经结束了。



    万幸的是,母子平安。



    不过由于是早产的缘故,婴儿暂时被寄放在了保温箱,由专业的护士进行照顾。



    看着躺在病床上一脸惨白的宁夏,我抓着她的手,连连说着对不起,说自己应该早两天回来陪她的。



    宁夏让我趴在她胸膛上,用手抚摸着我的头,柔声说,“你永远都不用和我说对不起,无论你做什么,我永远也不会怪你。”



    或许你觉得这句话有点中二,甚至有点绝对。



    但我想说的是,宁夏既然这么说,那她肯定就是这么想的,因为她对我的情感早就超脱了一切。



    除非我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否则,没人可以撼动我在她心中的地位。



    当然,她在我心中也是如此。



    哪怕是生产了,宁夏也没有告诉她的家人。



    并不是她和家人产生了隔阂,而是从缅北回来之后,她就刻意保持了和家人的距离感。



    钱该给给,家该回回,就是不在一起长时间的生活。



    这一点,我们又是非常的相像。



    至于为什么这样,我想,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和没有经历过浴火重生的人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语言。



    哪怕是自己的亲人。



    由于是剖腹产,短时间内,宁夏的身子极其的虚弱,加上刀口的缘故,她更是不能起身。



    照顾她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我身上,换尿袋,换垫片,擦洗恶露等等。



    宁夏躺在床上,我坐在床边,孩子躺在保温箱,我们一家三口度过了难忘而又特殊的一个夜晚。



    第二天,在我的要求下,医生同意让我看一眼孩子。



    穿好无菌防护服,我来到了隔离病房。



    这里有好几个宝宝都躺在保温箱里,有两个宝宝在撕心裂肺的哭着,其他宝宝则安详的睡着。



    “那个就是你的宝宝。”



    顺着护士手指的方向,我和我的儿子有了第一眼的交流。



    可能是早产的缘故,他的个头看上去比其他宝宝小了一圈,皮肤也不是那种白皙光滑的状态,而是青紫而皱巴巴的样子。



    明明有点丑,可我却觉得非常的可爱。



    “嗨,小家伙......”



    我笑着喊出了这句话,然而,下一刻我就绷不住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没人知道孩子这个字眼对我意味着什么。



    是欣喜吗?



    是欣喜,但还有难以磨灭的痛苦。



    看到他,我就想起了被子弹带去天堂的唐雅,那些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画面像开闸的洪水一样冲击着我的眼眶,进而无情的宣泄。



    这些,都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哪怕我的自制已经强于绝大多数人。



    “第一次当爸爸吧?没想到你还挺感性的呢!生孩子不难,难的是照顾他们长大,别感动的这么早,以后有你发火想揍他的时候。”



    护士见我一副泪洒衣襟的样子,忍不住打趣说。



    我笑了一下,眼中不加掩饰的慈爱似在无声反驳着她的观点。



    新人不知我过往,何必跟她解释这么多呢?



    回到病房,我向宁夏绘声绘色讲述孩子的状态。



    宁夏默默听着,眼中的笑意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和慈爱。



    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我并不陌生,因为刚才我向宝宝的目光就和她现在的样子.......一模一样。

']

下载app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