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尴尬

    第638章 尴尬 “什么女人,我们现在是姐弟。

    商红鱼纠正道。

    祖安没好气道:“不是在假扮夫妻么?”

    “那是在外人面前啊,现在又没外人,我两自已清楚关系。”

    商 红鱼唇角微微翘起。

    你说的好像也有几分道理,不过…… “不过什么不过,过来抱着我。”

    ???这恐怕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日后在龙宫这应该是经常发生的事情,这 么快就忘了?”

    “可现在是在床-上。”

    “床-上又怎么了,我们风光雾月问心无愧不就行了,你这般推 三阻四的,难道商红鱼忽然凑到祖安身前,大大的眼晴打量着 他,“难道你动了什么歪心思。”

    这么近的距离,对方的呼平吸都能清楚感受到,看看那张比煮熟 的蛋清还要细嫩的娇艳脸蛋儿,找不到丝毫瑕症。

    明明长着一张国泰民安脸,可眉梢间却总能流露出一丝若有若 无的风情与欲-念。

    祖安神色有点不自然:“谁动歪心思了,只是你以后可不许倒 打一耙。”

    “难道你曾经吃过女人的亏么,这么小心谨慎?”

    商红鱼看到他 略有些紧张的样子,反倒是觉得好玩起来。

    感受到吐气如兰,祖安了一声:“抱就抱,你可别后悔。”

    这个女人是该给她一点教训了,免得就在这里得意忘形。

    旋即一手拦住她的腰,一下子将她楼到自己怀中,双方紧紧贴 在一起。

    这女人是水做的么,身子竟然这么软? 不过她的腰倒是挺有劲的,刚刚下意识挣扎了几下,自己都差 点抱不住了。

    商红鱼果不其然有了一丝慌乱,双手本能地撑在祖安胸前,尽 力让两人保持那么一点微弱的距离:“我们这可是在演练,你可不 许使坏。”

    刚刚隔得远还不觉得,如今两人紧紧贴在一起,那种感触才格 外强烈。

    对方仿佛一轮炙热的骄阳,烤得她浑身仿佛都要融化了,以至 于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起来。

    祖安笑了笑:“当然。”

    旋即稍稍松开了对方腰,商红鱼这才触电似的往后缩了缩,离 他身体远了些,借看将鬓间发丝擦到耳后时掩饰自已的慌乱,接看 故作镇定地说道:“刚刚你表演得还行,不过有些细节还需要完 善,很容易被宫女看出破绽的。”

    “哦,那该如何完善?”

    祖安玩味地问道。

    “我教你…商红鱼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警告道,“你自己已不 许动!”

    “好,我不动,你自已动。”

    祖安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嗯,我牵引着你…”商红鱼终于反应过来,霞飞双颊地瞪了他 一眼,“你这家伙原来这么坏的。”

    “这不是你说的么,我顺看你啊。”

    祖安大呼兔柱。

    坏蛋,下次我一定向小妹告状。”

    商红鱼瞪了他一眼,只不过 眼波流转,到底是生气还是其他,谁也说不清楚。

    只不过两人都是当世顶尖人物,玩笑归玩笑,最终谁也没有误 了正事。

    一个认真教,一个也认真学,整个过程中虽然时不时互相开着 玩笑,但都很有默契地谨守看某条线。

    最终两人累了,自然而然陷入了梦乡。

    第二日阳光照进窗户,商红鱼忽然惊醒,她却没有开眼睛, 而是默默感受了一下身体的状况。

    紧接看方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看来咋晚对方没有趁她睡看做什 么。

    她悄悄静开眼,忽然楞住了,一张俏脸也开始红了起来。

    原来现在她整个人如同一只小猫一般蜷缩在对方怀中,两人紧 紧贴在一起。

    这并不是关键,关键一只手抱看她的小腹,另外一只手绕过她 的脖子正抱在她的胸前! 她都没有想到自已的胸竟然能如此完美地贴合一个男人的手, 甚至能清楚感受到那手心传来的热力。

    她毕竟是个成熟-女人,倒不至于像个小女生那般惊声尖叫,而 是冷静地分析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现在可是半点都发作不起来,因为在对方的手上面是自已的 手,自己正紧紧握住了他几根手指。

    不用问也能猜到半夜是怎么回事,肯定是她主动牵看对方的手 抱着自己。

    以前留鱼都吐槽过她睡看后会各种乱动,当时还不知道怎么回 事,现在终于明白了。

    真是要命啊! 到时候他会怎么看我? 觉得我表面上装得一本正经,却又各种勾-引,实际上是那种水 性-杨花的女人? 哎呀完了完了,清誉全毁了。

    她咬了咬嘴唇,悄悄地提起对方的手指,试图将之慢慢移开, 只要对方醒来前做完,那就能化解尴尬了。

    可这又谈何容易,她整个身子都缩在对方怀中,被他抱得紧紧 的,她只有一只手能稍稍活动,又不敢动静太大,毕竟身后这男人 修为深不可测,万一惊醒就尴尬了。

    她一点点往外扯看,结果一个疏忽,没抓住对方手指,然后又 掉了回去。

    方幸的是她有看傲人的弹-性,造成了足够的缓冲,这才没有惊 醒对方。

    想到这里商红鱼不禁有些骄傲,只不过很快愁眉脸地揉-广探 发酸的手腕,刚刚弄-了那么久她的手都酸了,可惜前功尽弃啊。

    没办法,她只能继续,小心翼翼地移动着,眼看着这次即将成 功时,身后那家伙忽然哼唧一声,身子拱-了拱,又换了一个更舒 服的姿势,结果另外一只手又搭到了她胸前。

    商红鱼:“???”

    她忍不住回头瞪了对方一眼,却在对方脸上看不出丝毫异样, 还能感受到他那平静缓和的呼吸,想来应该还在睡梦中。

    手。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无奈之下,又开始小心翼翼移动他的左 整个过程真的很艰难,每次移动的幅度不能太大,太大很可能 惊醒对方,只能想蚂蚁搬家一般,一点点腾挪,没挪一点,还要放 下来休息一下,感受对方有没有惊醒的动静,这才敢继续后面的动 作。

    一番折腾下来,她身上感觉都蒙上了一层香-汗。

    忽然她脸色通红,抓看对方的手不敢继续移动了。

    两人就紧紧地楼在了一起,房间陷入了诡异的宁静。

    良久过后,商红鱼终究忍不住了:“你是不是已经醒了?”

    后面没有回应。

    她深吸一口气,咬了咬嘴唇,这才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你 着我了!”

    她又不是啥都不懂的小姑娘,好岁也是海族的王后,又岂会误 会对方兜里藏看一把剑? 祖安这才幽幽转醒,很自然伸了一个懒腰:“姨,你已经醒了 啊?今天天气好像很不错啊。”

    商红鱼呵呵冷笑:“装,继续装,你的身体反-应已经出卖了 你。”

    祖安有些尴尬:“这也怪不得我啊,男人早晨醒来的正常反应 而已。”

    “编,接看编。

    商红鱼瞪看他。

    祖安只好说道:“我也没办法啊,谁让你一直在我怀里扭来扭 去,这样漂亮的一个女人,我要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岂不是对你最 大的不尊重么?”

    商红鱼“… 她都气笑了:“怎么,搞一半天你这样看我还是在尊重我 了?”

    "当然。”

    祖安面不红心不跳。

    商红鱼:“. 她努力克制住发颤的肩头:“你什么时候醒的?”

    “就刚刚,你说话的时候我醒了。”

    “呵呵。”

    “呢,其实稍稍前面一点。”

    “呵呵。

    再前面一点。”

    “具体多前面?”

    商红鱼觉得自己的洪荒之力要爆发了。

    “就是….就是你开始挪动我手的时候。”

    祖安说着说着声音小了 下去,似乎自己也觉得理亏。

    “你一开始就醒了??”

    商红鱼觉得自己都快气晕了,“那你一直 不说话,故意看我笑话是吧??”

    一想到刚刚自己那鬼鬼崇崇的模样,她都尴尬得脚趾差点在床 上出一幢大别墅出来,还带地下室的那种。

    来自商红鱼的惯怒值+300+300+300.. 祖安仙让笑道:“我看到你那时那么小心,我担心出声会让你 尴尬,所以就只好继续装睡了。”

    “那我现在就不尴尬了?”

    商红鱼有些抓狂。

    祖安咕道:“其实你刚刚不喊破,就不用现在这么尴尬了。”

    商红鱼气笑了“… “你一直杆看我,让我怎么装不知道? 此言一出,两人皆是有些尴尬。

    忽然商红鱼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危险地看着他:“刚刚中途 我明明要成功了,结果你一个伸懒腰,又用另一只手...看来也是 故意的了?”

    “那只是巧而已。”

    祖安表情有些僵硬。

    “真的是凑巧?”

    商红鱼仰看脑袋凑一上来,两人脸都快凑到一 起了。

    “真的凑巧。”

    祖安不得不承认,对方有看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这么近的距离都看不出丝毫毛孔瑕症。

    “摸看舒-服么?”

    商红鱼忽然快速说道。

    “舒.”祖安答到一半反应过来,急忙说道,“呢,当时刚醒, 迷迷糊糊的,真没注意什么感觉。”

    看到对方此时的模样,商红鱼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啦好 啦,这件事就算了,反正我们现在是夫妻么,楼楼抱抱也再说难 免。”

    祖安松了一口气,不禁有些佩服她的酒脱之意。

    “只不过..…这时商红鱼话锋一转,表情似笑非笑,眼眸中仿佛 蒙着一层水渍,“你打算杆到什么时候?”

    祖安老脸一红,这下是真的尴尬厂,急忙松升她,整个人缩 到墙边:“刚刚被你逼问,一时太紧张了没反应过来,勿怪。”

    商红鱼哼了一声:“你这家伙也会紧张,现在天下间还有能让 你紧张的事么?”

    祖安“ 幸好商红鱼并没有真正生气的意思,她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 望看外面的大海,脸上出现一幢憬之色:“这大早上的被你弄得浑 身黏-糊糊的,怪不舒服的,你得赔我。”

    “这个怎么赔??”

    祖安一,下意识往她小-腹下看了一眼。

    “当然是赔我下-海去沐浴啊,你帮我撑开结界,屏蔽气息。”

    商 红鱼刚回答完,正好注意到他的眼神,微微一楞后终于反应过来, 一张美丽的鹅蛋儿脸瞬间通红,“是汗水,刚刚要抬你那猪蹄费了 我好大力,你想到哪里去了! 来自商红鱼的愤怒值+99+99+99.. “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祖安也很兔柱、 “你的眼神不纯洁!! 最终祖安答应这次让她多在海中沐浴一段时间,这才让她消了 气。

    两人偷偷来到申板一个无人的角落,祖安的神念覆盖周围,确 定没人注意到这边,就带着商红鱼跳了下去。

    他有看蓝亮的控水能力,两人进入水中一点声音和浪花都没有 弄-出来。

    商红鱼有些惊访,不过想到他的修为,倒也觉得理所当然。

    很快祖安在海中撑开了一大片结界:“好了,你可以悠悠闲闲 嬉戏,等会儿我再带你追上那艘船。”

    “谁要你带,我们美人鱼一族可是出了名的游泳能手,追上 那船又不难。

    商红鱼说话间衣裳褪退去,又化作广一条美丽的红色 人鱼,柔-软的腰肢轻轻一摆,在大海中留下了一圈圈动人的涟 漪。

    海洋中响起一阵美妙的歌声,显然是商红鱼此时心情不错, 一边游着泳,一边嘴里轻轻哼着,一道道美妙的旋律便从喉-间传 出来。

    祖安忍不住问道:“听闻大海中有些传说,一些大船行驶在深 海的时候,容易传来一阵阵美丽的歌声,吸引水手们过去,然后船 毁人亡,说的不会就是你们吧。”

    “那是海妖!”

    商红鱼从水中钻出来,没好气瞪广他一眼,“当然 有时候我们美人鱼一族也会在一些礁石上唱歌,可能凑巧会吸引到 一些船和水手,只不过我们察觉到后会直接潜入大海,不会和他价们 打照面的,更别说害他们了。”

    祖安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你不下来一起洗么?”

    这时商红鱼对他招招丰,雪-白的耦臂 挂着水珠,在阳光照耀下折射出如同彩虹般的光彩,让她整个人如 处梦幻之中。

    祖安微笑拒绝:“不用了,你自己好好游吧。”

    早上其实玩得有些过火了,以后还是要注意距离。

    “切,这么多天都不洗澡了,航脏的臭男人。”

    商红鱼幛然 道。

    祖安笑了笑:“等你到了我这等境界便知道了,通体早已纤尘 不染,别说几天,就是一两年不洗也没什么。”

    “你真要一两年不洗,就算你什么纤尘不染,也别想碰我跟我 一张床。”

    商红鱼一脸嫌弃,再次钻入大海之中。

    祖安“ 这女人真是不擦他一下不舒-服斯基。

    商红鱼在大海中畅游了很久,心情也变得极好,很快将早上发 生的插曲抛诸脑后,开始和祖安商议接下来对付那假龙主的计划。

    听完过后祖安有些惊呀:“你这计划倒是颇为精妙。”

    “那当然,我可有真才实学的,不是那种胸大无脑之辈。

    商红 鱼有些傲然,她毕竟是海族之后,见识和才智又岂是一般。

    祖安却忍不住看了她胸前一眼,想到了早上抱看的感觉,确实 很…大。

    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商红鱼整个人身子沉入水面之下,一 双大大的眼眸瞪看他。

    祖安灿一笑:“只不过万一到时候他还带了其他高手过来, 恐怕有些麻烦。”

    月票 查看1条> ,我要说两句

下载app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