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如安塔

    ['

    在言宣县的南边有一处宅院。



    宅院并不大,但是容纳二三十个人却不在话下。



    这间宅院的主人正是木头。



    木头自打帮着钱不够和司清风二人干活之后,也赚了不少的钱,毕竟无论是水上乐园还是海宣剧院,里面有不少东西都出自木头之手。



    也正因为里面有许多小技巧、小创意都是木头设计的,所以才能够为海宣司招来大量的人流。



    也正因为此,钱不够和司清风两个人自然不可能亏待木头。



    所以在这二人的主持之下,还帮着木头找了不少弟子传人。



    所以傍晚,孟海敲开木头宅院的大门时,立刻就奔出来五六个十二三岁大小的孩童,这有些孩童眨着好奇的目光,瞧着孟海,然后同时朝着钱不够和司清风二人行礼。



    这些孩童自然是不认识孟海的,但是他们却认识钱不够和司清风,毕竟他们就是这样人介绍来的。



    “谁啊!”



    五六个孩童身后响起了一道粗犷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孩童的憨厚的身影,从宅院内转了出来。



    “孟公子?”



    木头见到孟海的时候有些难以置信地诧异一叫,紧接着,快步走向了孟海的身前,双手交叉于身前就要行礼,可能是木头又想到了孟海有朝堂大官的身份,所以他就要跪下磕头。



    孟海上前一把拦住了木头。



    “不必如此,不必如此。我也是前段时间来到的安阳郡,恰巧想到你也在此处,所以前来拜访这里,我给这些孩子们带的些许礼物。”



    孟海在说话的时候已经招呼着身后的大牛和张顶,二人将街面刚刚在路上买的礼物全部都带了起来,其实也就是一些吃喝衣物。



    那些孩童瞧着大女手上提着的一袋腊肉,双眼都在放光。



    木头虽然因为给海宣司干活赚了不少钱,但是他本身却不是一个会花钱的主,有这个时代的固执念头存在,所以,木头将大量的钱全部存在了自己的小宝箱里,每天只拿出些许银两与自己的这一大帮弟子生活度日。



    也就是说,虽然木头手中有大量的闲钱,但是过的生活却与寻常百姓没什么两样,一年到头很少吃几顿肉食。



    所以,当大牛将手中的腊肉递给了两三个十五六岁大小的孩童之时,木头这将近二十位弟子,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极为愉悦的笑容。



    “孟公子,快里面请!”



    木头一边说着,一边就将孟海等人邀请进了他的宅院。



    然后孟海就看见了满宅院的木头,各种各样的木料堆放在宅院之中,满地的木屑真有两个弟子拿着扫帚打扫。



    刚刚踏入宅院,孟海就闻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木质气息。



    “这里有茶!”



    木头将几人领到了院内一间大桌子前,他从不远处取出来了好几个木头打造而成的茶碗,这些茶碗可能出自于木头其中某几位弟子。



    木头将倒满茶水的茶碗递到了众人眼前。



    在几人寒暄过后,孟海忽然说道。



    “对了,木头。你的木工手艺一直不错,如果我让你把数千丈的高塔,做成巴掌大小的高塔,能做到吗?”



    孟海突如其来地问题,问得木头愣了一下。



    孟海自然知道木头那精益求精的做事风格,所以他并没有严明要将数十丈长的高塔做成巴掌大小的小塔,需要做到何等的精细程度。



    但是木头却皱着眉头思索了许久,这才说道:“这个我倒还真没试过,不知公子想要将什么塔做成巴掌大小的形状,这个我还真得要试验一下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成。”



    孟海随意用手指了个方位。



    “在我们安阳郡,不是有一座如安塔吗,那里可是我们安阳郡地标的建筑,除了软塔以外,还有一座天宫山。不知你是否能够将这两处做成巴掌大小的摆件?”



    木头天刀孟海这个问题明显皱了一下眉,然后他回过头对着钱不够说道。



    “那个……如安塔和天宫山是什么地方?”



    好家伙,木头来到安阳郡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居然都没有听说过这两个地方。



    这也足以见得木头自打来到安阳郡之后,就专心一意地研究着自己木工技术。



    钱不够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得,这样吧,明日我带着你二人去如安塔转一转。”



    孟海和木头相互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点头。



    孟海说道:“正好,小仙他们来到安阳郡,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溜达过,明天我带她们出去转一转。”



    然后木头也是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么说,我也能带我的弟子过去转一转,孟公子既然想用木头打造如安塔,那我这些弟子也可以尝试着打造一下,好像我布置给他们的一项课业。”



    木头的周围可还站着他的不少弟子,这些弟子听到木头提到的课业,脸上最先涌现出的并不是唉声叹气之色,而是一脸的喜悦。



    如安塔,这么说,可以出去玩了?



    与木头敲定了明日行程之事,孟海有在木头家中稍坐了片刻便就离去。



    毕竟现在天色已晚,在木头家也打扰他与这些弟子的休息。



    孟海离开木头家后,又与钱不够和司请风二人分别,自己朝着县侯府的方向归去。



    孟海抬脚踏入到了侯府大门,管家老里边笑意盈盈地跑了过来,先是问了问这位侯爷吃了没有,没有什么需要嘱咐的事情。



    得到了孟海的回答之后,管家老李这才将孟海带入到侯府之中。



    然后孟海就看见了聚集在一张桌前,打着三国杀的小仙的人。



    小仙,杨玥儿,薛卫健,薛糖芯,侯顺,唐刀客,胡来,申公才,一共八个人,聚在一张桌前,专心致志的的着三国志三国杀。



    申公才明显是被人硬生生地拉到三国杀的棋牌阵营,这位四公子现在还有点不太会打,他一边思索着如何出牌,一边朝着身后站着的几个家丁询问自己这么打行不行。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孟海回来了。



    然后在场的众人只是瞟了一眼孟海,又继续开始乱杀了起来。



    等到这群人杀完这一局,杨玥儿和小仙这才笑意盈盈地走到了孟海面前。



    “夫君,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今日你出去做什么去了?”



    杨玥儿一边帮着孟海将外面罩着的那件外衣脱去,一边笑语盈盈地问道。



    “现在才想起我来……”



    孟海和杨玥儿以及小心打情骂俏地多了会嘴,这才说起了明天的事情。



    “在安阳郡有个如安塔,正好你们也没有去过,明天我带你们一起去转一转吧!”



    杨玥儿和小心二人一听,明日要出去玩,这号人的脸上立刻涌现出了喜悦的神情。



    孟海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站在国公爷身旁的薛糖芯。



    “我也要去!”



    孟海光头来的时候,薛卫健一脸不耐烦,外加我把不高兴全部写在脸上的神情回答道。



    孟海听到国公爷的这个请求,他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



    然后就是正在收拾着牌局的侯顺等人也纷纷表示自己也要去。



    孟海一一同意。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等到第二日,孟海拖家带口带着将近数百号人,这数百号人里面还包括保护着孟海的那些侍卫,以及拎着行囊的仆从。



    浩浩荡荡,数百号人我县侯府外与司清风和钱不够的人碰头,没过多久,钱不够派去的人又将木头以及他的众多学生接到了侯府的门口。



    然后浩浩荡荡,数百号人以侯府为起点出发,朝着如安塔的方向赶去。



    如安塔那可是整个安阳郡地标式的建筑,据说安阳郡在数百年前有一场动乱,当时的动乱死伤了不少的人,为了祭奠这些亡魂,又为了让人记住这一天,所以当时的安阳郡数百富商联合着郡守,便打造了如安塔。



    只不过到了后来如安塔风景如画,变成了旅游的胜地。



    之后,又有不少富商联合着当地的郡守共同出资,在整个如安塔的周围建造了不少观光的亭台楼阁,所以整个如安塔越做越大,上面的建筑物越来越多,逐渐地演变成了现在十步一阁五步一亭的模样。



    如安塔建立在一座小山的山顶,小山并不高,寻常人爬个一刻钟的时间,便能够爬到山顶。



    相较于这座小山,在小山上的如安塔却比小山高出了整整两三截塔身。



    孟海带着浩浩荡荡一帮人来到小山前的时候,瞬间惊动了前去如安塔游玩观赏的游客。



    这些游客见到孟海带着数百人来到如安塔,一个个面露惊骇之色。



    在这座不大的小山上坐落着许多亭台楼阁,在小山下面更是有不少一看就有了些年岁的高楼。



    这些高楼有的售卖茶水饮品,有的售卖着酒水餐食。



    总之,小山之上,人头攒动,小山之下,也是车水马龙。



    孟海带着浩浩荡荡一大群人,便朝着小山的方向走去。



    小山虽然不高,但是却很大。



    山不高,但是很宽。



    整座山类似于上窄下宽的一个柱状形。



    所以整座山下各种小摊小贩茶楼茶车那是密集如云。



    孟海带着数百号人在整座小山下一直游玩到中午,吃完午饭之后,这才直奔如安塔上前去。



    来到如安塔下的时候,孟海带来的那些侍卫并没有上台,而是在塔下等候,孟海则是带着侯顺小仙等亲人朋友,朝着台上赶去。



    然后顺着塔的台阶向上爬了六层,孟海就已经累得呼呼直喘。



    整座塔一共有九层。



    在整座塔的周围,有不少的壁画。



    这些壁画记录着数百年前凄惨的往事。



    整个塔内游玩的人也很多。



    这个时代的塔并不像后世那般,有各种各样金碧辉煌的建筑雕饰。



    如安塔最多的就是墙壁两边的壁画,即使时隔数百年的时间,两边的壁画仍然显得相当清晰。



    除了壁画以外,他还有不少的字画。



    这里毕竟是文人墨客较多的安阳郡。



    所以有不少人在观光过后,回到家或者在塔下就有卖纸笔的摊铺买来纸笔提子做花,然后命人框表挂在塔中。



    在每幅画的最下方还有落款。



    一直从塔的一楼爬到酒楼,孟海感觉自己的腿都要废了。



    侯顺,小仙,唐刀客等人倒是一点事也没有。



    孟海和杨玥儿两人几乎是搀扶着爬到酒楼的,这也包括钱不够和司请风二人。



    钱不够爬到四楼就已经爬不动了,他与司清峰两人几乎是一人推着一人把对方给推到酒楼的。



    木头带着的那些学生虽不说体力有多好,但是他们气喘吁吁倒是谁也没叫苦地爬到了酒楼。



    等到众人站在如安塔九层的栏杆边朝着远处望去,他们的眼界豁然开朗。



    目光所及之处,依山傍水,不少人头攒动,甚至能够看见遥远处打情骂俏的小娘子,一家三口旅游,茶摊茶饭吆喝叫卖,酒楼员工跑出酒楼到隐蔽的小树林中偷懒……



    各种各样的场景,一一地浮现在众人的眼前。



    果然是风景如画。



    没有了各种各样的金属建筑,也没有了汽车鸣笛,耳旁听到的是风声,眼前见到的是青山绿水,孟海长长地伸了个懒腰。



    总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然后孟海就看见木头带着的那些弟子齐刷刷地从腰间取出来了一个小本子,他们拿着笔就开始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甚至还有几个弟子抬头望向了整座高塔周围的建筑,在手中的本子上绘画了起来。



    专业的还得是专业的,瞧瞧,这出来玩,还认真做的笔记。



    等到众人看了整座如安塔的壁画,以及如安塔之中还有一些石木雕塑之后,这才又从如安塔的九层走到了一层。



    孟海带着众人在如安塔下休息,玩耍的时候,木头已经召集着身旁近20名弟子,开始围绕着整个如安塔观察了起来。



    木头可没忘孟海之前想要让他做的事情。



    一直到这天傍晚,孟海这才驾着马车,带着众人离去。



    之后一晃便是两天的时间。



    在这两天内,孟海找到了郡守齐金竹,与他商量了一番将安阳郡的某些地方打造成文创产品。



    齐金竹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文创产品,但是孟海以钦差这个身份与他商谈,他也不敢怠慢。



    而且这件事对他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反而还能提升他这位军师的知名度以及整个安阳郡的文化程度。



    所以这位郡守大人就没怎么拒绝,并同意了这件事。



    这件事与郡守签订了官方的文件,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两天之后,木头带着身旁的学生来到了孟海的府中。



    木头和他身后的每一个学生的手中,都捧着一个木盒。



    等到木头等人进入到孟海府中的时候,孟海将众人领到了一块宽广的草地。



    木头有和他身后将近20个学生,将手中的木盒放在了草地上,打开了盒子上方的盖子,将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



    每个人的盒子当中居然都装着一座如安塔。



    每个人打造的如安塔各不相同,但是整体的规格却是一般无二。



    孟海目光扫过木头,那些学生的如安塔暗暗地点头。



    这些弟子打造的如安塔有的还能够将其拆解,再重新拼装,可以说是非常有创新设计感。



    直到孟海来到了木头前的木盒。



    木头的木盒要远比寻常屋子的木盒大。



    木头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木盒抬了出来。



    孟海双眼一亮。



    木头其他的学生打造的如安塔也就是一座小塔,但是木头打造的如安塔却是如安塔的全貌。



    就见木头的如安塔,最底层是厚厚的木板,在木板的最下方是孟海当日在如安塔见过的各种高楼茶摊,包括还有密密麻麻的小树林,以及许多来往的行商。



    一个个只有半截小拇指尖大小的小人,就这么坐落于整个木盘的最下方。



    再往上一些就是如安塔下的那座小山,小山上有不少亭台楼阁,还有密密麻麻的人群,也全部展现在了木头打造的小山上。



    在小山的上方,自然就是如安塔。



    单单这如安塔便有一个巴掌大小,只能做他的塔身,几乎与孟海当地所建的如安塔并没什么两样,而且在这巴掌大小的小塔更是显得玲珑有致。



    “这样还行吧?”



    木头小心翼翼地说道可以看得出来,木头的神情显得相当疲惫,但是他在问这句话的时候还是相当的认真。



    孟海极为满意地点头道:“很好很好,已经很好了!不过咱们还得在这里把如安塔的名字加上,回头的时候再将整个如安塔涂上一层颜料……”



    木头听着孟海的话,牢牢将孟海的要求记在了心中。



    “孟公子,你放心,涂颜料的这个货交给了我了。之前我给钱兄和司兄他们做工的时候,就认识了不少专门搞这东西的人,回头我找几个信得过的,按照如安塔整体的色彩将其涂好。我打造的这个还是比较粗糙,有些小人的细节还是没能做到位,如果在宽限上几天,或者我与我的这些弟子们一起做,能够完成得更好。”



    木头说到这里的时候挠了挠头,他用手指了指自己弟子打造的那些如安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孟公子,那这些呢?这些都是我的弟子,在这两天的时间里打造的,你瞧瞧他们做得怎么样?”



    孟海听到木头的话,也很认真地抬起了木头,那些弟子打造的如安塔,他将这些如安,他很认真地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



    “每个人做得都极为不错,就比如这座如安塔,和我见到的真实的如安塔没什么区别。这座如安塔里增加了一些其他的元素,包括如安塔塔上还有一些壁画。还有这座如安塔可以拆卸,这座如安塔上的窗户可以活动,包括里面是镂空的,透过窗户还能够看见里面一些人影……”



    孟海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木头那些弟子打造的如安塔挨个点评了起来。



    等说到了最后,孟海又说道:“这些既然是大家伙辛苦打造的,那这些东西我就全部收下了,下次我再去看你们的时候多给你们带些好吃的。”



    木头的那些弟子听到这话,脸上瞬间露出了兴奋的神情,然后孟海又说道。



    “你们的雕刻技术,包括对于其中的设计都是极为不错的,但是你们还得商量出来三种固定的类型。毕竟我打造的这些如安塔,大多数都是要拿出去售卖的,或者有其他的用途,这些如安塔的种类条纹,每一个都不一样,总归有些麻烦。所以还得劳烦木头和诸多小师傅回去以后,张亮出三种固定的如安塔的类型。”



    木头点了点头,表示记下了此事。



    “你们先回去研究这个,等到研究出来之后,我带你们去天宫山。据说天宫山上也是风景如画。而且那里也有个神话传说,据说当年有位神仙落在那天宫山上,所以这天宫山因此得名。据说这天宫山上还有一座天宫坊,里面香火不断。改日我再带你们去天宫山上转一转!”



    木头以及诸多弟子听到这话,当下便答应了此事。



    接着,木头片带着身旁的这些弟子在后府里面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之后离去。



    时间一晃而过,又是三天的时间,钱不够领着宋令文来到了侯府。



    宋令文和孟海也是见过面的,所以他在见到孟海的时候,上前两步便朝着孟海行了一礼。



    孟海与宋令文之间也就只是合作关系,并不像钱不够和司请风,包括木头这般亲密。



    所以他是实实在在地接受了宋令文之一礼。



    “不知孟大人找草民所为何事?”



    宋令文在向孟海行礼之后,便直截了当地说道。



    孟海听到这话,也就不再掩饰自己想要宋令文做的事情了。他开口说道。



    “我需要你帮我设计一家工坊,至于工坊是干什么的,以及其中的一些细节,你随我来书房详谈!”



    孟海在说话之间,就将宋令文带到了自己在侯府的书房。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他也将自己想要打造出的工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里面具体都有什么样的机构部门运转,详细地写在了纸上。



    所以他将自己之前写的那些纸张拿了出来,放在了宋令文面前,一一向他阐述每个地方是做什么的,每个环节又是该怎样进行。



    宋令文听完了孟海假放置诸多的要求,他皱着眉头,仔细的思索了良久,给出了一个字:“行!”

']

下载app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