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王鉴救场

    ['

    孟海到底是如何从昨日的混乱之中活命的?



    其实说来也简单。



    那就是装死。



    孟海趁着昨天混乱之际,就缩到了一座庙宇的墙角下。



    当时遍地都是武林人士、官兵和侍卫的尸体,他便找了一处不起眼的墙角,便卧了下去。



    当时他们还觉得自己这个样子还是有些不保险,于是他又找了一个身穿厚重铠甲的官兵尸体,搭在了自己的身上。



    即使有人经过或者有乱箭射了过来,也只会射在那官兵身上的盔甲上,除非有人真的发现孟海装死。



    孟海这边自然也留有后手。



    他躲藏的这处庙宇的角落,是他提早就已经选好的,所以在他白天活动的时候,他就已经派人在不远的树上藏了一个包袱,包袱里面全都是能够致人立一颗昏迷的迷药。



    孟海的手中也拿着装迷药的小瓷瓶,另一个手中更是拿着两三个可以瞬时发射暗器,类似于三眼针一般的东西。



    再加上他身上穿着金丝软甲,即使遇到了武林人士,凭借着这几样东西也能够招架些许功夫,等待援兵赶来。



    所以昨天的孟海往地上一趴就是一晚上的时间。



    这一晚上的时间,大家打的打杀的杀,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一处隐蔽的角落下还躲藏着一个装死的人。



    尤其装死的这个人,还趁着夜色的掩护打起了瞌睡。



    一直到天光渐亮,整个战局都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了。



    薛卫健那边又带着雾烟国的官兵赶了过来,孟海这才敢露出脑袋爬出来。



    至于薛卫健为什么会带着官兵前来。



    孟海已经预料到了,自己会遇到刺杀。



    我也在出门之前就已经和薛卫健说过了这件事。



    当初在天香酒楼遇到刺杀的时候,孟海就已经派人给这位国公爷送了消息。



    薛卫健收到信后,立刻闯入了雾烟国的皇宫,并且表示有人要刺杀孟海。



    如果秦国的这位钦差但凡有个三长两短,秦国的大军随时都能够到来将整个雾烟国屠戮殆尽。



    国主慕容云街瞧见这一幕,只得召集京城内的官兵前往法云山之源。



    等这支官兵来到法云山顶的时候,战局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



    最后,这些官兵一拥而上,将最后那些还要反抗的人全部斩杀或者就地擒拿。



    这还包括当时与侯顺,唐刀客他们战斗的那些身穿古铜色盔甲的战士,在新赶来的这些官兵万箭齐发之下,那些人身上的盔甲再坚硬也只能被设成马蜂窝。



    当然,这边的人还是留了手,只是把他们撞成了重伤,现在已经被人抬了下去。



    接着,这些官兵就包围了整个寺院,将寺院里里外外包围得水泄不通,排查了寺院内外的隐患之后,这才把孟海给请出来。



    这才有了孟海来到寺院外看场景。



    孟海这边来到寺院外,正在询问胡顺和刀客这些人昨日的战况,包括一些牺牲受伤的情况,远处就看见了老僧杀了过来。



    他先是看见胡来胡顺和唐刀客这三人不敌老僧,被老僧杀得节节败退,又看到大牛和张顶二人冲上去,也被老僧像老鹰捉小鸡般的随意摆弄。



    这下子,孟海的额头上流出了汗。



    老僧居然有这么大本事,还费这么大功夫,晚上对他进行刺杀做什么?当初在与老僧刚刚见面的时候,老僧就能够一刀捅了他,想必当时他身旁虽然有官兵侍卫守护,但是也肯定不是这老僧的对手。



    老僧左躲右闪左劈右拳之际,已经冲到了孟海的面前。



    侯顺唐刀客等人重新捡起了武器,拼了命的前来保护着孟海。



    薛卫健瞧见了这一幕,也从腰间拔出了大刀。



    薛卫健手中挥舞着大刀与老僧仅仅只是交战了片刻的功夫,他就被打得节节败退。



    孟海趁着这个功夫,拿出了昨日用过的小瓷瓶,小瓷瓶扔到地上,瞬间卷起了漫天的烟雾。



    老僧对于这一幕似乎早有准备,只见他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气浪使得那些厌恶朝着左右两边扩散,无法靠近老僧半分。



    孟海随手拿出去了类似三眼针之类的暗器。



    在老僧与众人打得不可开交之际,他抽空扣动了扳机。



    此时的老僧刚刚抵挡了大牛和张顶两个人同时挥出的拳头,他的身形向后倒退了半步。



    也就是向后倒退半步,如此愣神之际,孟海手中的三眼针射出了三根钢针直奔老僧而去。



    老僧见到这一幕,不慌不忙地挥动着手中佩刀三根针,直接弹射在了佩刀之上,溅起了三层火星。



    老僧双眼微眯,整个身形如同饿虎扑食般,朝着孟海狂奔而去,即使面对比他高出两三个个头的大牛,他也是通过蛮力硬生生地撞在了大牛的身上,这一下还将大牛的身体撞的一阵趔趄。



    只不过老僧又被赶来的胡顺和刀客等人给围住了。



    毕竟要论单打独斗,优势可在武林人士这边。



    “实在没办法,就让那些官兵上。那些官兵虽然不是这些老和尚的对手,但是凭借着人数也能够耗一耗这老和尚的锐气和体力。到这老和尚没力气的时候,咱们再一拥而上,必定能够将其拿下!”



    唐刀客挥舞着手中的钢刀,立刻就提出了一个合适的建议。



    侯顺等人听到这话,觉得这也是个办法,而且在现在这种场合之下,恐怕也只能够如此了。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一道人影晃悠悠地从远处走了过来。



    “这里好热闹!”



    伴随着话音落下,一道人影如同鬼魅般地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是一道身形魁梧壮硕的汉子。



    尤其在此人的身后,还斜插着许许多多把刀,在众多大刀之后,还有一柄弓弩横着跨在了此人的身后。



    孟海见到此人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有些惊喜地喊道:“王鉴?”



    没错,来的这人正是大秦十大高手当中排名第十的王鉴。



    王鉴的绰号叫做修罗杀神。



    当初的王鉴妻子儿女被南边某个城的城主给杀害了,当时王鉴一怒之下,几乎把那座城的军队和百姓杀干净。



    所以他才有了这么个修罗杀神的绰号。



    当时在诗会的时候,孟海就与这王鉴见过面。



    之后又在千山郡的时候,孟海也有着王鉴碰过面,当时还帮着他一同对战天人教的那些杀手。



    想到现在又在这里见到了王鉴。



    “旁的话咱不多说,你们先退下这老和尚交给我了。”



    王鉴在说话的时候,将身后背着的那一串刀和弓放在了地上。



    长刀客侯顺等人也是参与过千山郡的战役的,所以他们也都认得王鉴。



    此时见到王鉴来了,这些人的脸上全部露出了欢喜之色。



    老和尚刚刚虽然以一敌多,但是毕竟上了些年岁,再加上昨天晚上又陪着邋遢道人跑了那么久,体力也有些不支。



    所以在唐刀客,侯顺等齐刷刷向两边退让之时,老和尚用手中的佩刀杵着地,也是累的呼吁直喘。



    “我不占你便宜,让你休息一刻钟,你看如何?”



    王鉴看着老僧说道。



    老僧冷哼一声:“不必!”



    话音落下,老僧忽然抬起手中的刀,整个身形如同饿虎扑食般地冲向了王鉴。



    王鉴看到这一幕,她并没有拿出武器,而是不慌不忙地抬起了手。



    这两个人都是武林高手。



    王鉴是大庆排名第十的高手,而老僧虽然不在秦国,也没有什么排名,但是明显也是个极为厉害的角色。



    这两个人交起手来,那便是电光石火之间就已经打了七八个回合。



    两人一人白蛇吐蕊,一人海底捞月,另一人青龙摆尾,又一人白鹤晾翅,再来个童子拜佛,紧接着猴子摘桃。左边一个劈空掌,那边一个力劈华山,这边再来一个穿云裂日,那边又来一个手挥琵琶。



    这两个人打斗在一起,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只不过是战斗,必定是有赢的一方和输的一方。



    战斗延续到两三分钟之后,老僧就有些坚持不住了。



    也不知道是老僧没有了力气,还是王鉴那边的攻势太过于凌厉,再加上本身武艺就超过老僧。



    总之,这两人在刚开始打的那一瞬间是旗鼓相当,然后老僧就逐渐落入下风。



    最后,王鉴一拳头砸在了老僧的肩膀上,这一拳将老三砸得节节向后倒退。



    王鉴瞧见了这一幕,趁势追击,两个轴距又是打的,老僧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最后,王鉴一脚踹在了老僧的胸膛,这一脚将老三踹到了地上,再也无法站起来。



    王鉴看到了一大帮蜂拥而上的官兵捉住了老僧,他这才笑呵呵地收住了攻势。



    王鉴站在原地也是先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才转过身走向了孟海。



    “王大侠可有受伤?”



    王鉴笑呵呵地摇了摇头。



    孟海这才又问道:“王大侠因何突然来到此处啊?”



    孟海的这一句话也问出了周围人的疑问,王鉴好端端地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王鉴听到孟海的话,呵呵一笑。



    “也不瞒孟大人,草民的家就在南边的一座郡城之中。那人们大人带着人从南城一直离开秦国,就被我恰巧撞见了,然后我就一直悄悄地跟在孟大人的身后。”



    王鉴是如何跨越秦国来到雾烟国的他并没有说,孟海这边也没问。



    “王大侠就不要叫我大人了,王大侠救过我多次,姓名叫我小孟,或者直接称呼我名字便可。”



    “那王大侠今后有何安排,要不然先随我一同去我住的那间宅院,等到我将手中的事情处理完,与王大侠痛饮几杯,不知王大侠意下如何?”



    王鉴天听孟海的话想了想,摇了摇头。



    “我就不耽搁你们的事了,我住在万海城雄宇街上的幸福客栈,如果你们有事情需要询问向幸福客栈的掌柜打听一下,便能够寻到我。正好我在这万海城那还有几个朋友,这段时间也要去拜访友人,所以不能陪孟大人一起去做你的事了。如果孟大人,你有事情需要我帮忙,我也义不容辞,哈哈哈……”



    王鉴一边说着,一边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即使孟文海让王鉴不必称呼自己为大人,但王鉴仍然一口一个孟大人。



    孟海随手就打算拿出几两碎银子,表示自己的感谢,但是王鉴摆手拒绝了。



    “孟大人,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将雾烟国和云容国并入我大秦的版图,如果孟大人真的做到了这一步,那也不枉我这次帮助了孟大人。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咱们改日见的,再痛饮几杯吧,今日我就先离去了!”



    王鉴一边说着,一边爽朗地大笑两声,便抬步离去。



    周围的人自然是齐刷刷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不愧是大侠!”



    不远处的薛卫健双手叉腰,由衷地钦佩道。



    孟海也是朝着王鉴离去的方向深深行了一礼。



    接着就是清点人数,整顿军队,朝着法云山下赶去。



    而到这个时候,孟海也察觉到了队伍之中,少了两个人。



    一个人是庞泉,另一个人是彭远。



    这两个充当导游的人,居然不知所踪。



    但这一切也都是在孟海的意料之内。



    下了法云山,众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万海城。



    顺着万海城进入了皇宫。



    孟海现在还是一身狼藉,他身旁有许多侍卫,都是满身沾血。



    但是一大群人雄赳赳气昂昂进了皇宫,门口的侍卫也不敢阻拦。



    来到皇宫大殿之外,瞧见了朕翘首以盼的慕容云集。



    此时的慕容云集在看见孟海的时候,脸上也是浮现出了惊喜之色,他急忙向前跑了几步,满脸心有余悸地说道。



    “孟使臣,无事吧?”



    孟海这个时候却是充满敌意地说道。



    “国主大人先别和我套近乎,庞泉和彭远这两个人刺杀是不是你安排的。还有昨日刺杀我的那些武林人士,能有这么大力量将他们聚集到一起的,恐怕也只有国主大人。昨天我还遇到了几个身穿着古铜色盔甲的女士,这些人明显也都是出身于军中。有一些想要杀我的官兵,他们明星也都出自军中。国主大人是否需要解释一下这件事?”



    慕容云集听到孟海,这话眨了眨好奇的大眼睛,然后他说道。



    “这一切全部都是我手底下那些人做的,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慕容云听到这里的时候,完全没有国主的风度,立刻开始甩锅。



    “这件事绝对是庞泉和彭远这两个人做的,这两个人本身对秦国人都充满了敌意,所以绝对是这两个人暗中聚集着大量的武林人士刺杀孟使臣,孟使臣放心,等这二人回来,我立刻把他们砍头拿到你面前请罪。”



    慕容云集的确是位昏庸的国主,我还没有查清其中的缘由,就已经选好了替罪羊。



    孟海听到慕容云集这话,再次冷笑了一声。



    “国主大人打得好算盘,难不成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国主就把所有的罪责全部推给两个已经不知道跑去哪里的朝廷官员?”



    此时的慕容云集身旁还有不少文武官员,这里毕竟是皇宫,而且现在这个时间还是早朝刚刚开到一半的时间。



    慕容云集为了着急见到孟海平安无事的模样,所以这才急匆匆地出了宫殿,在慕容云集的身旁,还跟着不少文武官员。



    其中就有一个30岁左右的文官怒喝一声。



    “大胆,你是从秦国来的使臣,我们给予你该有的尊敬,但是你与我国主大人居然敢如此说话,这可是犯了触怒龙颜之罪!”



    孟海瞟了一眼那文官,没有搭理他,目光仍然看向慕容云集。



    “国主,我这次来找你是做什么的,国主心中应该有数吧?”



    “国主已经写了自愿归降我大秦的国书,又愿意将雾烟国的国土并入我秦国,现在已经过去了数月之久,国主这边为何一点动静也没有?”



    “如果国主还记得之前递交国书的承诺,那就请国主尽快安排此事,如果国主无法安排此事,我也可以暂代国主处理详细事宜。”



    “如果国主想要违背当时的诺言,拒绝国土归入大秦,那就是犯了欺君之罪,你的国书已经拿到我朝天子面前批阅过了,如果你要违背承诺,等到我大秦的铁骑踏入你这万海城,踏入你这皇宫之中,不知道国主是否还能有命在。毕竟我大秦对待叛逆无道之人,一向都是铁血手段。”



    慕容云集听到了孟海这番话,脸上露出了不知如何是好的神情。



    “这…这…”



    慕容云集“这”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慕容云集身旁,有不少能说会道的官员,此时就有几个站了出来,正想开口说话,孟海却一句话打断。



    “我现在是在和你们的国主说话,如果你们觉得能够替代国主做决定,那么我可以与你们交谈!”



    这一句话瞬间将那些人说得哑口无言。



    他们怎么可能代替国主做决定。



    就在慕容云集和一旁的文武官员支支吾吾的时候,远处有一人站了出来。



    此人是个上了些年岁的老者,这人看上去相当精神,他一站出来,聚集在慕容云集身旁的文武官员都齐刷刷地向两侧避让。



    孟海目光盯着这位老者,脑海之中立刻浮现出了有关他的画像信息。



    这就是秦博山。



    是雾烟国的权臣。



    孟海看到秦博山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目光又看向了慕容云集的身旁。



    在慕容云集的身旁还站着一位太监,这位太监佝偻着腰背,脑袋也是低垂着的,给人一种毫无存在感的感觉。



    此人是雾烟国的二号权臣,邓安。



    孟海脑海之中,电光石火地思索着有关这两人资料的时候,秦博山说道。



    “国主既然已经许诺了秦国此事,我绝对不会违背诺言。只不过孟大人应该知道这件事也不是件容易解决的事情,毕竟我们的那些民众有的并不支持国主的决定,所以我们的得费些口舌向那些民众解释清楚的善意的……”



    孟海听着秦博山的话,咧嘴一笑。



    “既然秦大人如此说了,那我再宽限几日,忘情大人协助好国主处理此事!”



    秦博山听到孟海这边忽然同意宽限几日的话语,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么快就同意了?



    自己这边准备的好多话还没说呢,孟海这边就已经同意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秦博山忽然皱紧了眉头,他立刻联想到孟海这么做,难不成是想离间,他与慕容云集之间的关系。



    毕竟他与慕容云集之间,那是亲如手足,也正是因为这两人的关系,才让秦博山成为整个雾烟国的宰相,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上位置。



    而孟海这么做,难不成是想让他们君臣之间产生嫌隙,然后被迫让自己下台,从而将秦国那边安排好的人手插入到皇宫之中,逐渐地掌握整个朝堂,进而逼迫慕容云集将整个雾烟国拱手相让给秦国。



    秦博山想到这些的时候,眉头也是紧紧地皱了起来,而此时的孟海却极为有礼貌地朝着秦博山行了一礼。



    秦博山瞧见了这一幕,他也只得朝着孟海那边行了一礼。



    行礼过后,孟海居然就直接提出了告辞,表示自己担惊受怕了一晚上现在急需修整,所以改日再进宫面见国主。



    孟海这边的确非常狼狈,他昨天虽然没有参与武林人士的那些战役,但毕竟在地上一趴就是一晚上,身上自然而然地沾染了大量的灰尘。



    再加上昨天晚上他一夜提心吊胆的,虽然几度昏昏欲睡,但是总归没有睡着。



    所以现在的孟海也是极为困倦。



    “好!那孟使臣就先回去,等我这边处理好了,亲自安排宴席宴请孟大人。”



    孟海闻言点头离去。



    孟海回到自己居住的宅院,亲自书写了一番,又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宅院之中的小仙,薛糖芯,杨玥儿等人。



    然后,孟海冲入自己的卧房,跳上床上就陷入了梦乡。



    这一觉,他睡到下午六点,这才爬起来。



    爬起来的孟海瞬间化身为夜猫子。



    他离开了自己居住的宅院,仅仅带了几个人,便朝着秦博山的府邸走去。



    来到了秦博山高墙大院之前,敲响了房门,下人代为通传之后,孟海与秦博山在府中相见。



    二人相谈甚欢。

']

下载app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