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惚入一梦(完)

    ['

    孟海于是就带着七八千秦国官兵踏入了皇宫大殿



    然后就开始强迫魏远春将云容国归于秦国。



    魏远春那边自然是在打马虎眼,说话也是模棱两可,毕竟一切都要时间,一切事宜都要潜移默化,有条不紊地进行,如果事情发展得太快,引起了不好的反响,那就不好了。



    孟海又表示,他们的邻国雾烟国已经彻底地成为大秦的一部分,雾烟国与云容国之间本身就是邻国,而且两个国家国力实力也都差不多,所以时不时地自然也就会发生一些小矛盾,小摩擦。



    如果这个时候的雾烟国想要借此时机一雪前耻,恐怕秦国也是会帮雾烟国,毕竟现在的雾烟国已经成为秦国的一部分,如果云容国这个时候还敢对雾烟国动手,那就相当于对秦国动手,秦国自然不会惯着小小一个无烟国,转而帮着雾烟国那边暴躁云容国。



    而且云容国国主已经递交了臣服的国书,如果现在反悔,那就是欺瞒大秦的天子,到时候大秦发兵征讨整个云容国也不是不可能。



    魏远春听到孟海这番话,却不像慕容云集或者秦博山那样胆怯害怕,即使孟海表示如果秦国真的发兵来到云容国,最先开刀的就是以魏远春为首的皇室宗亲开刀,魏远春的脸上也没有半点惊慌之色。



    所以魏远春一直都在打马虎眼,直至将孟海等人送走。



    孟海见到危远春那边略显坚决的态度,于是他就开始收买云容国的臣子。



    由于云容国的臣子现在的组成是鱼龙混杂,毕竟云容国这边刚刚经过了反贼起义的事情,整个云容国上下极为的动荡,朝堂当中的那些文武官员大多数也都是为自己着想。



    所以想要收买他们,许给他们广阔的前景从而达到让他们配合孟海一同加快云容国归属于大秦的进程,也不是件难事



    对于雾烟国可以采取法云山那条计策快速地达成目标,但是对云容国却不行。



    慕容云集本就是个没有主见的人,所以在他的地盘上闹些事,一番威逼利诱之后,就能够达到目的。但是魏远春明显是个油盐不进的主。



    而容国的臣民虽然对孟海和秦国人充满着敌意,但是却不会贸然动手,毕竟秦国大军刚刚才帮着云容国平定内乱,现在云容国的上下臣民对于秦国都是极为恐惧的。



    即使是云容国的那些武林人士现在也是一盘散沙,毕竟帮着云容国农民起义的那些反贼,本身就是以武林人士为中心的。



    所以,孟海只能另寻他法。



    孟海先是通过威逼利诱的手段,收买云容国当中的文武官员,收买这些官员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调查清楚这些官员的底细,包括他们这段时间的动向,了解他们的喜好,从而更好地对他们动手。



    所以这件事就交给了小仙和韩安业等人。



    所以这一下就过去了,至少两三个月的时间。



    云容国这边也不得不接受秦国的要求,国主魏远春最终还是将云容国拱手相让给了秦国。



    孟海这下对于云容国和雾烟国两国的收并终于完成。



    接着就是开设免费学堂,传授大秦的文化,以及向他们介绍考取大秦科考成为大秦官员的路径。



    对于云容国的文武官员已经被分成了收买,接着就是对云容国的百姓进行教化。



    所以新办学堂只是第一步。



    接着就是将海宣司许多产业又转移到了云容国之中。



    其中重点包括海宣文创。



    而海宣文创和海宣物流两方还达成了一个协议,那就是旅游协议,所以这就促成了一个新的部门诞生,海宣旅游团。



    在云容国的百姓有意愿去秦国的,都可以先跟着旅游团到秦国绕上一圈,观光一下秦国的大好山河。



    每个人只需要不到五十文钱,而且如果能够多拉几个人,与自己一同报旅游团,这个费用还能够再次减免,甚至得到一些特殊的服务和补贴。



    所以,整个云容国内在一瞬间就爆发了组团去秦国的热潮。



    孟海以钦差的身份自然能够与南边那些郡城的郡守沟通,从而促成此事。



    如果这件事处理得好,对于那些郡城的郡守来说也是一样极为不错的政绩。



    于是浩浩荡荡,数十支队伍就从云中歌出发前往了秦国,每支队伍当中,至少也有数百人。



    数百人游览整个秦国,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虽然只是在大庆周边的军营城当中转了一圈,但是他们也能够感受到秦国的稳定繁荣。



    而且正是因为这些人都是从云容国来的,没怎么见过世面,所以当他们见到那二三层高的酒楼时,一个个的脸上浮现出了诧异之色。



    见到他们,从未见到过的物流公司,包括水上乐园等游的项目脸上更是浮现出了惊讶与骇然的神情。



    于是,这些云容国的百姓又在整个秦国进行了一顿的消费,最终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的,跟着旅游团返回到了云容国。



    这些云容国的百姓在秦国转了一圈,将他们的所见所闻告诉给了自己那些亲朋好友,于是有越来越多的云容国百姓开始向往起了大秦的生活。



    毕竟,相较于云容国小小的几座城池和一片贫瘠的土地,秦国那边太过于繁荣了。



    而在这些前往秦国旅游的百姓,回到自己国家的时候,却发现整个云容国也有了不少的变化。



    最大的变化,那就是整个云容国学堂遍地,虽不至于出门就有个学堂,但是每两三个村子之间必定有一个瀚海学堂。



    虽然每个瀚海学堂的后面都有个后缀,但是认准瀚海学堂里面学习,那都是免费的,两年免费学习,教会百姓们读书识字,虽然不至于能考取功名,但是至少能够增长一些学问见识。



    如果还要继续学习下去来,日后大秦考生一同进京赶考,那就得要钱了。



    在无形之中,整个云容国又掀起了学习秦国文化的热潮。



    孟海就这么忙碌了起来。



    他在云容国和雾烟国两个地方来回穿梭,闲暇的时候回一趟安阳郡住上几个月,等闲暇的时候,那就直接跑回京城,找皇帝和熊孩子玩耍。



    在这期间,杨玥儿,薛糖芯和小仙还为孟海生了两个大胖小子和一个闺女。



    杨玥儿生了个大胖小子,孟海起名为孟弘。



    薛糖芯生了个大胖小子,起名为孟衷。



    小仙生了个闺女,起名为孟琳。



    直至四年之后。



    孟海被皇帝召入了京城之中。



    孟海看见了,躺在卧榻之上的赵琦缘。



    孟海已经有三四个月没有见到这位皇帝陛下了,他上一次见到赵琦缘的时候皇帝的身体还算硬朗,虽然时不时地会咳嗽,但是身体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但是现在的赵琦缘,整个人已经彻底地消瘦了下去,原本有七八十公斤的皇帝,现在看上去只有不到60公斤。



    整个人的皮肤可以说是皮包骨,眼圈深陷,整个人一看就知道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赵琦缘看见孟海的时候露出一个笑容。



    躺在了乾阳殿的赵琦缘身旁站着太子赵宣,还有二皇子赵询。



    这两位皇子现在已经哭成个泪人,两个人趴伏在皇帝的床榻之前,已经快哭得喘不上气了。



    站在皇帝身旁的皇后和贵妃两个人的双眼也是哭得通红,只不过这两人毕竟是女子,所以当皇后和贵妃瞧见了踏入皇宫之中的孟海时,这两人与孟海相互见过礼之后退到了屏风之后。



    “陛下,身体如何了?”



    孟海虽然知道皇帝的身体,一看就已经差不多了,但是这个时候他还是得要问一句。



    赵琦缘听到孟海的话,苦笑着摇了摇头。



    赵琦缘费力地坐起身子,一旁的熊孩子瞧见这一幕,赶紧将皇帝扶了起来,在皇帝的背后垫了一个靠枕。



    “父皇,有什么事情你给儿臣说,儿臣替你去办!”



    赵琦缘宠溺地看了一眼太子,又轻轻地拍了拍,不远处赵询的脑袋。



    赵琦缘朝着孟海挥了挥手。



    孟海来到了皇帝的近前。



    赵琦缘有些费力地抬起手,抓住了孟海的手腕。



    赵琦缘双手显得异常冰凉,甚至就连抓住孟海手腕的力道都显得那么绵软无力。



    “陛下……”



    孟海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赵琦缘无力地挥了挥手。



    “我知道你担心我的身子,我的身子情况你也知晓。日后你要与太子多亲多近,太子与你在数年之前就已经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孩子的脾气秉性你也知道,心思单纯,但是时常胡闹放纵,恐怕也就只有你们权得动太子。”



    “我的身体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等我离开之后,整个朝堂就交给太子和你了。我知道你性子懒散,有的时候有利也不起早,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帮着太子稳定整个朝堂。在我死后的数月之内,朝堂必定有人兴起风波。”



    “不过你也不必担心,两位丞相那边手中大多数的权力都在我这几年之中被卸了下来。那两个老狐狸也早知我的心思,如果他们想要保证自己后面的安稳日子以及府中上下老小的性命,在我死后,他们也会告老还乡。我已经选出了两个新的丞相,这两个丞相政治果敢,而且智谋出众,都是早年间太子较好的那些官员,如果你与这两位丞相共同辅佐太子。”



    “还有朝堂当中那些三品以上的官员,那六位尚书在他们的位置坐得已经够久了,也该挪挪位了。我觉得马高义旧很不错,虽然他这个人有的时候并不怎么牢靠,而且为人处世也是一团乱麻,但是在他本职工作内的事情却做得几乎毫无瑕疵……”



    赵琦缘一边说着,一边拉起了孟海的手,开始讲述起了在自己死后朝堂之中的各种安排。



    孟海很认真地听着皇帝的话。



    他将皇帝所说的这些牢牢地记在心中。



    一旁的赵宣数次想要插嘴,结果都被他父亲恶狠狠地一眼给瞪了回去。



    赵琦缘那一眼虽然是恶狠狠,但是奈何此时的皇帝实在是太过于虚弱,那恶狠狠的一眼,夹杂着疲惫,并没有半点的威慑力。



    但是就是这么没有半点威严与威慑力的意义,却看得赵宣心中泛起了酸楚。



    赵琦缘向孟海说了许多的话



    说到最后,赵琦缘的脸上浮现出了疲惫之色。



    孟海躬身告退。



    在他离开没多久,赵知礼,方清国这两人也被召入了皇宫之中。



    与皇帝相知,二人说了些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这两人以外,罗仁志是一直陪同在皇帝身旁的,所以皇帝也肯定向这位禁军副统领说了些什么,但是并无人知晓。



    时间一晃而过。



    在十天之后,赵琦缘崩于乾阳殿。



    举国哀悼。



    赵琦缘在临走前的最后一刻,颁下一道圣旨,他最终将整个大秦的江山社稷交给了赵宣。



    在圣旨之中,尤其提到了四个人的名字,孟海,方倾国,赵之礼,罗仁志。



    这四个人现在已经彻底成了托孤大臣,辅佐太子处理朝堂上下相应事宜。



    孟海因为处理云容国和雾烟国的事情有功,再加上四年间的磨炼,孟海正式晋升国公。



    言宣公。



    赵宣也在次日登基。



    年号,大兴。



    大兴元年赵宣登基。



    赵宣做皇帝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父亲追加庙号,文宗。



    紧接着就是处理整个秦国上下所有的政事。



    有了孟海和方清国这二人的帮忙,赵宣在这四年的时间内也受到了历练,所以处理起这些正事也是井井有条。



    次月,左丞相萧生和右丞相杜鹏等人上书告老还乡。



    赵宣同意。



    接着,赵宣提拔了不少朝堂之中的官员,开始了大兴之治



    五年之后。



    整个秦国彻底地发展了起来。



    海宣司原本在京城的规模也逐渐朝着秦国各个郡城扩张。



    通往京城的各条官道也由海宣司出资修建,每一条道路得到了修整与扩张。



    整个秦国开始繁荣了起来。



    正是因为道路的通顺,这使得海宣物流的速度更快,现在的邮件已经可以从大秦的最北边一直送往大秦的最南边,而且在这中间没有山匪歹徒敢出来劫持的现象。



    云来郡那边的运河也彻底地修缮完毕,来往大秦东边与京城的贸易往来更加通畅。



    孟海在这一年被封了王。



    异姓王。



    言宣王。



    赵宣这个做皇帝的原本是想把孟海分个齐王,秦王,晋王之类的王爷当一当的。



    结果遭到了朝堂当中文武百官的一致反对,毕竟这样的王爵是分给皇帝儿子的。



    赵宣不想给孟海封一个威武无敌王,开天辟地第一王,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王,一字并肩千古无人超越王……



    孟海拒绝了。



    整个朝堂也因此讨论起了孟海到底封个什么样的正常一些的王爵,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孟海干脆就把最后的一个字变一下,直接分为言宣王,既省事又实在。



    当然,朝堂之上,有不少人都是反对这件事的。



    但是孟海多年前种下的善因,这个时候终于结了善果。



    时任刑部尚书的马高义当面支持孟海,身居四五品刑部主事或者员外郎的陆火,鲁通,邓千川等人联名支持孟海。



    时任礼部左侍郎的贺显,也公开表示支持孟海。



    朝堂当中有一小半都是孟海和当时的太子赵宣提拔上来的人,这个时候也纷纷表示支持孟海。



    再有方清国和赵知礼两人一唱一和。



    孟海封王的这件事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



    十年之后。



    整个秦国上上下下,虽不至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是整个大秦百姓手中的存钱却是越来越多。



    秦国的货币也变得越来越值钱。



    而那些从四面八方来到秦国朝贺的小国,对于秦国更加敬仰,对于秦国的文化也是更加推崇。



    海宣司也开遍了整个秦国。



    即使是秦国偏僻的一座小县城,里面也有海宣司的身影。



    海宣司对于寻常百姓来说,那是几乎不赚钱的。



    海宣司赚的那就是一地富商,或者那些手中掌握着大量钱财官员手中的钱。



    毕竟这些官员可经不住海宣司那么多令人着迷而又贪图享乐的游乐活动,往往前脚踏入海宣司的时候心中下定决心,今天只花三两银子,然后踏出海宣司的时候已经三百两银子没了。



    所以普通人看待海宣司,那就是平价到几乎廉价的及娱乐休闲餐饮放松集一体的场所,但是对于富人来说,这里那就是销金窟。



    孟海在这一年,被封为了丞相。



    左丞相,孟海。



    孟海自打当上丞相之后,仍然不改当年懒散的生活作风。



    早晨朝会都快要结束了,这位丞相才刚刚睁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



    但凡有人上门找孟海议论正事,孟海把所有的政事全部推到右丞相那边去。



    时任右丞相名为吴白,他处理国家大事格外的上心,几乎到了没日没夜的程度。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工作狂。



    有这么个每天连家都不回的工作狂人,孟海还操个什么心。



    所以孟左丞相中午起床之后,去找皇帝商讨一个时辰左右的政事,然后左丞相就开始了退休的老年生活,不是在家里坐着发呆,就是去找陈大年商量会海宣司的事情之后坐在海宣商城的顶楼发呆。



    孟海的脑海之中,天马行空的思索着各种各样不切乎实际的事情,然后就不知不觉地睡了个午觉。



    所以在后世的史书上,对于孟海这位左丞相的记录。



    是整个秦国乃至上下几千年来,在丞相位上坐得最长的丞相,一做就是二十多年。



    而且,孟海这个丞相还打破了丞相不上朝的时间典范,曾经在五年之内都没有上过朝。



    因为懒,早晨太早实在起不来,当然,对外的解释只能是自己偶感风寒,在家中养病,然后一养病就是五年的时间。



    直到五十年过后。



    整个秦国已经成为当世第一的大国。



    秦国的领土再次对外扩张。



    不管是暗中操作,还是那些小国的国主真的发乎于心,有不少国主都模仿云容国和雾烟国两国的国主提交国书,愿意将自己的地盘并入大秦。



    于是秦国在这50年内增加了二十余个郡城。



    整个秦国也达到了鼎盛的巅峰。



    而在这秦国最为鼎盛之际,孟海坐在了自家的王府中。



    他像往常一样坐在摇椅上,双眼微微闭合,他放空大脑,让自己的大脑天马行空地思索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有些事情有的是钱是那已经有些模糊的记忆,那些高楼大厦,各种网游动漫,各种电视剧,电影在他的脑海当中不怎么清晰地浮现。



    然后他又想起了在这一世自己所遇到过的种种事情,从他刚刚来到这个时代起,在这一路上遇到了杨玥儿,小仙,薛糖芯这些自己的挚爱,也遇到了对自己很好的父母,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朋友。



    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孟远身与赵芳秀,在30年前因病去世,之后没过多久,自己的老丈人薛卫健也因病去世。



    那个一见到人说话就没完没了,甚至说起话来没个重点的侯顺,早在20年前就已经死了。



    杨竹沥和汤蓉自己的岳父岳母,也在20余年前,因为上了些年岁,所以因病去世。



    那个邋里邋遢他浑身标志性的汗臭味,以及标志性破喇叭般声音的邋遢道人,在十年前也已经驾鹤西去。



    自己的贴身护卫大牛和张顶这号人,这算是保护他了大半辈子,也在七八年前相继离世,所幸的是,这二人离去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痛苦。



    那个经常与自己打骂自己唤他为老不死的小仙,也在两年前因病去世。



    足智多谋为孟海在朝堂之中解决了不少麻烦,甚至是孟海左膀右臂的薛糖芯,也在数月之前因病去世。



    至于杨玥儿,她现在就坐在孟海的身旁,也靠在一张摇椅上。



    杨玥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开始学着孟海坐在摇椅上,伴着摇椅上下起伏,她似乎也很舒服。



    孟海回过头最后看了一眼身旁不足一步远闭合着双目,摇椅一上一下地摇晃,但是面色由最初的红润渐渐开始褪去红色的杨玥儿,他的心中叹了一口气。



    孟海也慢慢地闭眼睛。



    第二日。



    大兴皇帝下令,以国丧安葬孟海。



    孟海,享年69岁。



    次年,大兴皇帝崩。



    享年,69岁。



    至于整个秦国以及这个时代以后该何去何从,孟海就不得而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APP下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