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激烈冲突

  第二天一大早,摊位遍布所有峡谷,数量多达数万个,各个部落之人接踵摩肩,峡谷内,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拓跋千里同老爷子散开,独自闲逛,两只眼睛仿佛看不过来,摊位上的商品琳琅满目,风格迥异,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具体功用。拓跋千里听到报价,暗暗震撼,其价格之高瞠目结舌,这不是交易,而是赤裸裸的掠夺。
  “老板,你这兵器质量一般,去年才十张毛皮,怎么现在变成二十张,这增加的也太离谱。”
  “嫌贵?我考诉你,就是这个价格,你爱买不买,不买就赶紧滚开,不要打扰老子做生意。穷逼一个,真他妈晦气。”尖锐刺耳的男性声音在身后响起,张扬跋扈。
  “你们说话客气点,对我们古族无礼,休怪我们不客气!”先前的声音透着愤怒,沉声说道。
  “老子告诉你个穷逼,过几天再买,这个价你都买不到。”霸道狂妄的声音响起,接着传来沉闷的撞击声和怒骂声,“古族的杂碎,再胡搅蛮缠,一拳干死你!”
  拓跋千里顿时火冒三丈,挤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来到摊贩前,只见商家的护卫攻击一位身材魁梧,宛若铁塔般壮硕,相貌古朴的古族青年。看起标记乃是金岩族人。
  争吵声越来越大,附近的古族纷纷赶来,将摊位团团围住,挺高商家高傲充满蔑视的话,不由得勃然大怒,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
  “怎么着,还想动手,来啊,杂碎,你们不是号称勇武吗?怎么,怂了。你们那所谓的古神的荣耀呢?”华服男子大冬天扇着扇子,嚣张的说道。
  “还他娘神的后裔,狗屁!那些所谓的古神,不过就是一群毫无用处的死鬼,生前也就是个瘪三,就像现在这些古族一样会会钻老鼠洞,没用的废物!”
  众多护卫看着愤怒的古族之人,伸手指指点点,肆无忌惮,飞扬跋扈。
  拓跋千里一声冷笑,脑门浮现力神之虚影,雄浑透着莫名的诱惑的声音说出古老的语言:“羞辱我古神之荣耀,亵渎我古神之尊严,罪无可恕,此商会之人全部该死,用猪猡的鲜血祭奠古神,杀!”
  “猪猡,杀猪祭奠古神。”不知道某种神秘的原因,很多不会说古语的古族之人,发出最为纯正的古语。
  “杀!”古族青年一声怒吼,一拳击中叫嚣之男子,一声沉闷巨响,男子如同流星般飞出,砸到众多货物之中。
  越来越多古族冲杀而至,将商会之人团团包围,铛啷啷,抄起摊贩上众多的兵器,刀指商会之人,华服年轻男子冷笑道:“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杀了我们,你们不要再想得到一点物资!”
  “大陆之商会,宛若满天星辰,数不胜数,你们不做我们的生意,有人会来做。你们是什么东西,与其他人有什么关系,不要把自己当成人物,没有人会为你们这些猪猡放弃利益。”
  “这些人亵渎古神之行为,与其他人无关,逗留此地误伤者,我古族一律不负责任。”拓跋千里的声音,再次在众多力族之中响起。
  呼啦啦,附近的其他商会闻言,迅速抬起摊位快速离开,形成一个巨大空地,商会之人看得目瞪口呆。“你你们这些杂碎,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们是第一……”
  “杀!”呼延灼阳的声音再次响起。
  刀光乍现,天地为之变色,众多古族之人如同猛虎出闸,化作黑色洪流冲入商会之中,十多分钟的厮杀,商会之人以及护卫全部死亡,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残肢断臂散落一地,鲜血染红了地面。
  众多古族仰天长啸,声震九天,数百个古族之人散发出的来的凶悍之气,弥漫附近的区域。商人从未见过如此惨烈的战场,不由得瑟瑟发抖,惊恐的眼神看着平日里十分淳朴的古族之人。
  “众位同袍,洞察一切的伟大古神与人族达成合作协议,作为古神之子民,不可滥伤无辜,强买强卖,违抗者乃是我古族之罪人。”拓跋千里的声音平和中透着力量,令人信服。
  周围的古族之人闻言用力点头,认同拓跋千里的话,古族青年道:“我们是古神最忠诚的子民,他的要求就是我们一生的信条,违背就是背叛。”
  “亵渎我古神之威严,收回其生命,破坏最高协议,没收其财产作为精神损失,这些货物你们金岩族拿去,分出一半交给其他合力出击的部族,另外将场地打扫干净,不要影响交易。”
  金岩族一声欢呼,窜出二十多人快速将商会的马车赶走,其他人迅速摘下商会之人手上的储物戒并抬走尸体,快速清除地上的污血,瞬间变得干干净净。
  古族青年两手握着满满的储物戒,径直来到拓跋千里面前,看到其脑门儿上幽光闪烁,脸上浮现一抹惊喜,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神仆大人,金兀术拜见。”
  拓跋千里脑门上人影退去,哈哈一笑,伸手将金兀术托起,“你我之间无需多礼,我只是神仆,而且还是走后门得来,并非大人。”
  “啥?走后门儿,神那里也兴走后门儿,不可能吧。”金兀术道。
  “当然可以,我是人族,力量不强,本来力神大人不同意,我表演了几个东西,力神大人觉得还不错,就破例收我为仆。”
  金兀术眨眨眼睛,“你表演了什么,你教教我呗,有机会我也成为神仆。”
  拓跋千里白了一眼,说道:“岩神喜欢的又不一样,教你也没用,这得你自己想办法,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当时的状态,或许能够帮助到你。”
  金兀术跟着拓跋千里缓慢而行,聆听拓跋千里的见解,突然说道:“神仆大人,谢谢你们为我们主持公道,东西我们收下,这些储物戒请收下,不能让你吃亏。”
  “好,不错,熟悉的人都叫我小鸡精,你也可以这样叫我。”拓跋千里道。
  噗嗤,身后传来一声银铃般的笑声,听得众人通体舒畅,不由得转身看去。只见两位两位美若天仙的少女站在不远处,好奇地大量着众人。
  左侧的少女蒙着面,看不到全脸儿,一对眼睛宛若秋水般清澈,透着宁静与柔和。右侧少女五官精致,美若天仙,一对大眼睛明眸善睐,散发着活泼的气息。
  “看什么看,再看挖掉眼睛!”活泼气质是少女双手叉腰,气鼓鼓的看着众人,说不出可爱。
  两人不由得一阵大笑,拓跋千里道:“哎呦,还是一个小辣椒儿,辣死我了。”
  “那是,本小姐可厉害了。对了,你为什么叫小鸡精,你的名字吗?”
  拓跋千里笑得前仰后合,蒙面少女双肩轻微颤抖,娇嗔的白了右侧少女一眼,将颔首转到旁边,双肩抖动的更加厉害,活泼少女道:“你们不许笑,不许笑,快说。”
  蒙面少女清冷的声音格外舒服,“你啊,人家这是外号,外号。”
  “我家的公鸡可是非常厉害的,成精了,岂不是更加厉害?”活泼少女瞪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拓跋千里。
  路边的行人爆发出笑声,蒙面少女也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拓跋千里忍不住白了一眼,“公鸡成精,那也是鸡,不要拿你家的公鸡跟我想比。”
  “哎呦,身为男人不要这样小气嘛,我跟你说,我家的公鸡也成精了,可就是无法化形,真是愁死了,害的我无法将其带出来。有机会你跟他比试一下。”
  拓跋千里有种撞墙的冲动,转移话题道:“我还有事情需要处理,告辞。”
  走了不多远,拓跋千里停下来,眼睛落在一个简单的摊贩上,摊主脸色苍白,神情憔悴,摊上哩哩啦啦摆放着为数不多的物品,宝剑,矿石。匕首,功法,杂物等十多件东西。
  来到摊前,拓跋千里若无其事的查看每件物品,最后伸向紫色长剑,摊主脸上浮现幸灾乐祸的笑容。
  拓跋千里一愣,小心翼翼抓住剑柄只觉得一片清凉,通体舒畅,轻轻一提,宝剑纹丝不动,加大力气,宝剑脱离摊位提了起来,“好重,对于宝剑来说,重量不是好事,相反还是缺陷。”
  活泼少女冲到跟前,笑道:“你的眼光真是不错,虽然此剑无法成为法剑,但其材料十分高级,坚硬而柔韧,乃是不可多得宝物,适合你们力族这样的傻大个。”
  看到拓跋千里的表情,摊主不由得哈哈一笑,顿时一阵咳嗽,“小友,你能给出多少价格,合适的话,我就卖给你。”
  “先生,你看我前来购物,还带着一名资深的卧底,是不是该给我一点合理的优惠?”拓跋千里瞪了一眼少女,少女做了个鬼脸儿,十分可爱,无法真的生气。
  摊主闻言哈哈一笑,“优惠倒是可以给你,不知你能出多少价格?”
  拓跋千里转头看向少女,笑道:“既然小姐如此熟悉,不妨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
  蒙面少女用一种黄莺出谷般清脆的声音道:“此剑材料虽然高级,但过于沉重,且制造过程中产生巨大缺陷,无法诞生剑灵,具有很强的时效性,性价比太低,可以说是一把废剑,只是对你十分合适,价格最多不超过五千灵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