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赛西,我们还有多近才能杀死他?

  天空里飘落细密的雨。
  细密的雨丝在视野里模糊成莹莹的光点。
  比利站在街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他的目光,呆滞。
  这是一条荒凉的街道,年久失修的马路上斑驳着坑洼,路灯歪倒向一侧。
  一边闪烁着的灯光。
  那是明亮的车灯。
  比利认不出那辆车是什么型号,车头扭曲变形,车灯灭了一盏,不安地闪烁着。
  雨水打在脆弱的车皮上,发出令人心颤的声响。
  一个酒鬼依靠在车边,正在和警官先生大声说着什么。
  而在闪烁的车灯照耀之下。
  街边的雨水里,躺着另一具年幼的尸体。
  史黛拉。
  她死了。
  那一刻,比利的心中涌起某种冲动,他想要冲出去、用路灯破裂的碎片撕裂那个酒鬼的喉咙,让鲜血来温暖这些冰冷的雨水。
  未来的人生仿佛都在这一刻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按照联邦宪法,今年已经14岁的他将因此而被关进管教所,开启另一种意义上的人生。
  他的冷淡和前科将让他生人勿进,在深不见底的深渊中等到服役期满,离开管教所。
  那时候他将是十八岁。
  他将会回到这座城市,成为黑帮分子,或者是某个石油厂里的工人。
  亦或者变成社会垃圾。
  “嘿!孩子!”
  呼喊声将双眼陷入黑暗的少年拉回现实,他扬起头来,正发现那位警官先生蹲在了自己的面前,正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一切他预想中的都没有发生。
  酒鬼没有被杀死,史黛拉的尸体被拖走,后来火化,而比利因此得到了一笔五万联邦币的赔款。
  看着火化炉里升腾的光芒。
  比利才终于意识到。
  他再也看不到那一双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了。
  而后来,他才明白。
  是没有人会用那样明亮的眼睛看他了。
  15岁的比利站在黯淡天光下的破屋门前。
  一群半大孩子在远远地辱骂他,他的身世、他悲惨的人生、他死去的姐姐,每一个都可以成为那些人嘲笑的点,他们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点,也根本不会去想,这样的行为究竟会给一个笼罩在黑暗与阴影中的人带来什么。
  那些内容比利听了太多遍了。
  他自己甚至都能背出来。
  冲动的念头再一次冲上他的脑海。
  挥起拳头,打烂他们的脸。
  但比利没有这么做,他回到房间里背起行囊,锁上房门,面无表情地离开了自己的家。
  这是漫长的十五年里,他第一次离家远行,不必告知任何人。
  他将前往最近的大城市阿罗萨,开启一段新生活。
  比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离开,大概是心中已经泛起了逃跑的念头,便难以遏制。
  他还是一如既往,对那些足以令人愤怒的一切满不在乎。
  起码看起来是这样的。
  阿罗萨的生活比比利想的要好太多太多了。
  他在那里找到了一份工作,是洗车工,也许没有史黛拉期望的那么体面,但足以养活自己了。
  接下来的人生就像是被人摁了快进键,一切都那样迅速地掠过,他从实习学徒干成了正式工,有了一群狐朋狗友,甚至是一位在床上扭动十分火辣的女友,白天面对一辆辆各式的汽车,而晚上则醉生梦死于各个糜烂之所,每天的生活变得刺激又乏味。
  比利心想:这应该才是真正的活着,这应该才算是真正的活着!
  过往麻木的人生与现在的光阴似箭相比,简直像是地狱中的地狱。
  他甚至换了一个名字,为了彻底与原来的一切做个了断。
  他更名为赛西铂金。
  这个姓他非常满意。
  铂金。
  这是多么尊贵与富态的姓啊,仿佛天生就是不凡的,像是东方人的某种说法——是含着金钥匙出生,注定有所作为的人。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只是在拿到新身份证的那一天,这样醉生梦死的生活仿佛突然就慢了那么一刹那。
  赛西站在人流熙攘的街头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证件。
  证件上的他也在默默地看着赛西。
  那个名字。
  赛西铂金。
  不知道为什么,赛西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慢了半拍。
  仿佛有个声音在他的身边问。
  “”
  这是一句没来由的话,却如此坚定,仿佛语气中便蕴含着无边无际的力量。
  但对于赛西来说,那里面真正重要的好像不是那份令人胆寒的坚定,而是一份期待与信任。
  问出这个问题,喊出自己名字的那个人,无比地信任自己、无比地期待自己。
  仿佛,他愿意将命交给自己。
  上一次有人如此呼喊他的名字还是……
  赛西忽然想起那夹杂散碎阳光里的呼喊。
  但那个名字早已被他所抛弃,而现在这个名字又才刚刚弃用。
  谁……谁会将那样一份赌上一切的期待交给自己这样的人呢
  赛西一时间愣在了原地,抓着手里的身份证,呆住了。
  直到他更换的、不知道第多少代的女伴扒拉了他一下,奇怪地问:“你在干什么”
  “我可能是幻听了。”赛西才回过神来,脸上露出笑容,掐了一把女伴的大腿,与她嬉笑着向前走去,商讨今天晚上应该去哪里庆祝自己的新名字。
  但……那道声音却带着一个巨大的疑问,留在了赛西的心中。
  接下来,赛西觉得自己的每一天仿佛都像是在做梦,仿佛飘到了云端。
  那些有钱人也许也没有办法像是他一样潇洒,换了名字似乎真的有用,他被提升为了小主管,每天沉迷在酒精与不同的肉体中,肆意欢乐。
  人活着,不是为了欢乐又是为了什么呢
  于是他似乎真的飘上去了。
  飘在了云彩的顶上,不知道脚踏实地的感觉。
  这样的人生似乎漫无边际。
  他心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祈求。
  这样的生活是如此美好,我愿意长久长久地留存在这里。
  于是他就真的留住了这样的生活。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他活在了自己想要的美好之中,只偶然间会想起那一声呼唤。
  ——赛西——
  ——我们做到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