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6章 灵魂海洋

  苏映雪既然知道了这些事情,自然不能当做没有听到。
  “若真打算和离,肯定是有办法的。”她想了想,望着宗珂:“威逼利诱。”
  宗珂的红盖头被她放在一边,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钱我不缺啊,关键是给多少。给多了我肉疼,给少了他们肯定不乐意。”
  “你觉着多少合适?”苏映雪看向季溢姑姑。
  她姑姑连连摆手:“两位可使不得,那家子人贪得无厌的,若是让他们知道两位想帮我,定然狮子大开口。”
  她当初是被季溢的爷爷卖给夫家的,被欺压的久了性格就懦弱的很。
  苏映雪和宗珂跟她说了会儿说不通,今日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说这些。她们得出去了,按照规矩宗珂要自己在新房里头等一会儿新郎官才行。
  回王府的路上苏映雪将这事儿跟轩辕容深提了一下。
  他想了想道:“季溢的姑姑也并非带不走女儿,你不是听她说,那男人在她服刑期间又娶了个女人,虽然已经休了,但是依旧保持着暧昧关系吗?”
  他对天朝的国法比苏映雪熟悉,说道:“本王记得婚姻法中有一条规定,男子若是背着妻子养外室,妻子不堪受辱选择和离,便可以根据情况带走孩子。”
  “有这个规定?那可以直接打官司啊。”
  “虽然有这样一条规定,其作用也纯粹是给女子增长底气的。这种事情还没有过先例,瞧着旁人可怜帮一把自然无妨,但也得那人值得你出手相助才是。你不是说了,那妇人很是懦弱,与自己切身相关的事情都那般懦弱,旁人要如何帮?”
  现实就是这样,孩子不是独立的个体,而是夫家的私有产业。
  和离的女子都很少,别说还想带走孩子。
  “也对……”苏映雪将这事儿搁置了,转而说起想出去旅游的事儿。
  闺女已经三岁了,太上皇和太后喜欢的很,总是喜欢接到宫里去。苏映雪早就想去看看天朝的大好山河了,但现在除了都城周边她基本还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
  洞房花烛夜,季溢今晚特卖力。
  次日天没亮就醒了,眼睛适应黑暗之后,瞧见身边女人安静的睡颜,他又翻身搂紧她闭上眼睛。
  心头有点激动的想着孩子的名字……虽然才刚成婚。
  然后就带着美好的幻想睡着了,还做了一个美梦。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睁开眼睛发现宗珂正支着脑袋眼眸含笑的看着他。
  季溢心头比吃了糖果还甜:“怎么不早点叫醒我,咱们还得去给爹娘敬茶。”
  “娘一大早就来过了,特意过来嘱咐让你多睡会儿。”宗珂捏着他下颚,在男人唇上落下一吻,随后趴在他胸膛上。
  她知道自己是喜欢他的,以往不考虑成婚,无非是怕再被辜负。
  但是他愿意倾家荡产娶她的时候,她那点担忧就消散了。
  季溢哪儿知道她的心思啊,此刻瞧她这般,简直是受宠若惊!
  他又是紧张,又是小心的搂着她身子,压抑着升起来的冲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