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果然这种事只有扶桑干得出来。
  系统觉得自己应该慢慢适应,不要再大惊小怪的跟没见过世面似的。
  扶桑又往下翻了一点,大多都是说分散他的注意力或者抱住他。
  扶桑搬了一张凳子过来,凳子腿在地上摩擦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旋即便在乔樾身边坐下。
  温凉的掌心搭在了少年的胳膊上。
  而后低低的哼唱起了一首欢快的小调,嗓音清脆悦耳,夹杂着外面的雨声,别有一番风味。
  在下一道惊雷响起之前,扶桑迅速的用两只手捂住了他的耳朵。
  “别怕。”
  伴随着雷声,她温软的两个字音落入了他的耳中。
  乔樾的脸埋在胳膊里,冷汗布满了整个额头,他清晰的感受到了来自于少女身上的气息。
  和姐姐一样,她身上有一种淡淡的香味,说不出具体的味道,但却非常让人安心。
  扶桑继续哼着原创的小调,手指却有意无意的碰到了乔樾的耳朵尖。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蹿红,扶桑觉得新奇,就又碰了碰。
  “够了。”
  乔樾突然低低的呵斥了一声,然后猛的抬头,猝不及防就和扶桑来了个对视。
  少年的脸色非常苍白,纤长的睫毛上沾有几颗汗珠,下颌的线条流畅,眼型是漂亮的桃花眼,眼睛黑白分明。
  他才从恐惧中回神,有片刻的恍惚。
  “不害怕了?”
  扶桑收回手,仔细端详着反派的样貌,她眯了眯眼,心情大好。
  说句实在话,男主和反派实在是长得不赖,拎出去直接秒杀一大片男生。
  作为造怨机来说他们非常优秀。
  如果是长不大的那种就好了。
  说起这个扶桑就觉得惋惜,小小的、软糯糯的造怨机不比长大的好吗?
  乔樾不自在的别过头,猛的,又一道惊雷闪过,吓得他下意识的伸手拽住了扶桑的手腕。
  扶桑也不挣脱,任由他拉着,两分钟后,教室的门发出“吱呀”的一声响,扶桑回头看过去,楚燕绥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少年头发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滴水,白色的衬衫已经湿透,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肌肉线条。
  纤长的羽睫下是狭长漆黑的眼,那粒红痣越发夺目。
  突然有种捉女干在床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扶桑面无表情。
  右手被乔樾紧紧抓住。
  楚燕绥只是回来拿一样东西,没想到居然碰上楚燕绥和扶桑。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是挺刺眼的。
  扶桑清楚的听到了由楚燕绥发出的一声冷哼。
  其中夹杂着众多讥诮。
  扶桑:“……”
  楚燕绥走了,乔樾也松开了扶桑的手,这时候已经陆陆续续有同学回来上晚自习了。
  扶桑准备回座位,耳边传来少年别扭的谢谢。
  啧。
  反派长大了还挺傲娇的。
  楚燕绥从公司里出来,柳柘跟在他身后,外面的雨势没有先前的凶猛,但也算不上绵绵细雨。
  “楚少爷,要不您等我几分钟,我送您回去。”
  楚燕绥满脸疲惫,眼睛里布满血丝,他拒绝了柳柘的好意:“不用,柳叔你先忙吧,我回去了。”
  柳柘也不强求,他点头:“嗯,那你回去记得让刘嫂给你煮点姜汤,别感冒了,要是太累了最近就先好好休息,公司这边有我在。”
  ……
  楚燕绥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顾南书早已经洗漱睡下。
  在进门的玄关处,他看见了乔樾的鞋子。
  佣人赶忙开口解释:“乔少爷七点多的时候就回来了,楚少爷,你等着,我去给你煮点姜汤……”
  “不用了。”
  楚燕绥回房间洗了个热水澡,因为睡眠不足的原因太阳穴突突的发着疼,他拧着眉头走到窗户边。
  伸手推开了一半,而后熟练的从桌子抽屉里摸出一条烟,在要点上的时候目光落在了桌面上的合照上。
  那是和姐姐最后出去的一次。
  是在水族馆三人拍的合照,乔樾的脸被一张小猪佩奇的贴纸挡住了。
  楚燕绥定定的看了几秒,蓦然伸手将照片叩下。
  他不想在姐姐面前露出本质,即便是在照片中的姐姐面前。
  烟雾袅袅升起,有些呛人,少年俊美的五官突然变得有几分朦胧,狭长的眼疲惫之色尽显。
  只有抽烟的时候疼痛才不会那么剧烈。
  不知道为什么,楚燕绥突然想起来今天傍晚回教室拿东西时看到的情景。
  乔樾亲昵的拉着扶桑的手,而扶桑也没有表现出厌恶或者是直接甩开。
  果然是一见钟情吧?
  啧。
  有点不爽。
  可能是因为扶桑和姐姐长得太过于相似了吧,以至于就非常的刺眼。
  乔樾肯定是在把扶桑当替身。
  单手弹了弹烟灰,楚燕绥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一个想法在脑中渐渐成型。
  ……
  另一边的乔樾还在研究给顾老爷子做的轮椅。
  老人现在也有七十好几了,年轻时不注重自己的身体,现在老毛病全部都跑了出来,关节一到雨天就发痛,现在的医疗水平还不足以完全根治,只能开些药来缓解疼痛。
  平时走路也不能太过用劲,轮椅就是一个特别好的帮手。
  乔樾一个月以前画好了草图,现在正在一步一步的试验当中。
  他想要植入一些芯片来记路,只要识别到关键词就会自动带着老人过去。
  遇到红绿灯或者汽车也能开启自动识别,听起来就十分方便。
  但是实现的过程中却困难重重,以至于进度就非常的慢。
  少年用来办公的桌子上也和楚燕绥一样摆了一个相框,上面依旧是一张和顾扶桑的合照。
  属于楚燕绥的那部分则被贴纸取代。
  乔樾有点轻微的近视,平时做东西的时候总会戴上一副眼镜。
  看起来就很禁欲,但抬眼看你的时候就会给你一种斯文败类的错觉。
  少年上完最后一个零件才取下眼镜揉了揉眉心。
  他正想着下一步轮椅的制作过程,脑中却蓦然cha进来一个画面。
  是今天打雷时扶桑过来安慰他的场面。
  不得不说扶桑的某些行为真的和姐姐特别相似。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